● 美方加征關稅“幾乎傷害了所有人” ●

政治   2019/7/9

美方加征關稅“幾乎傷害了所有人”
——訪美國哈佛大學教授傑佛瑞•弗蘭克爾
“無論是在其他國家,還是在我們國內,美國政府挑起的貿易戰幾乎傷害了所有人。”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管理學院經濟學教授傑佛瑞•弗蘭克爾對本報記者表示。弗蘭克爾曾兩度在美國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任職,在他看來,本屆美國政府的貿易政策,無法從政治經濟學角度加以“理解”,因為難以找到真正從中“受益”的群體。
 
連日來,美國政府以通脹率為指標,宣稱關稅措施並不會顯著影響美國消費者。對此,弗蘭克爾表達了明確反對。他指出,目前美國政府對中國輸美商品徵收的額外關稅可能會讓美國家庭平均每年損失500美元,但這不一定會立刻改變美國的通脹率資料,因為除貿易政策外,宏觀經濟還受到許多其他因素影響。
 
弗蘭克爾認為,當前美國貿易政策帶來了一個罕見現象——“幾乎每個人都遭受損失”。他指出,“美國對進口商品加征關稅的成本主要由美國公司和消費者支付,而不是中國公司”“從大豆到汽車,美國的生產商正在失去出口市場”。
 
不久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一份報告通過研究美國勞工統計局的資料發現,對華加征關稅後進口商品價格的上漲幅度與關稅幅度一致,因此關稅成本基本由美方承擔,其中一些關稅已被轉嫁給美國消費者,其餘部分則由美國進口商通過降低利潤率來承擔。
 
弗蘭克爾分析認為,傳統政治經濟學模型對“關稅”的解釋基於以下邏輯:進口競爭性行業在美國國內具有不相稱的政治分量,能夠蓋過消費者的政治影響力,因為後者的影響力更為分散,這就導致了保護主義政策的出現。他進一步指出,現在美國關稅措施幾乎找不到受益人,這好比是在完成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事”。在他看來,解釋當前美國的貿易政策需要的是一份“心理學模型”。
 
當前,美國經濟學界普遍對華盛頓單邊主義政策給全球多邊體制帶來的衝擊充滿憂慮,弗蘭克爾也不例外。他表示:“過去幾十年來,經濟全球化的趨勢,例如通過跨境供應鏈構建一體化,被認為是不可改變的趨勢。不幸的是,政治領導力的缺失正在使歷史倒退。上世紀30年代,我們也犯過類似的錯誤,選擇了保護主義、孤立主義和民族主義,這造成了可怕的後果。”
 
“我看不出美國和中國有什麼必要陷入衝突。”弗蘭克爾強調,世界各國應盡一切可能,避免對以規則為基礎的多邊體系造成長期損害,尤其是對世貿組織等國際機構造成的打擊。他舉例說:“未來,我們或許可以通過談判,讓‘國家安全’等模糊措辭變得更加具體,進而避免濫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