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國再下封殺令:這次封殺的可不只是石油 ●

美國再下封殺令:這次封殺的可不只是石油
政治   2018/7/10

今年5月,美國特朗普政府宣佈單邊退出伊朗核協議,並宣佈重啟對伊朗的“史上最嚴厲制裁”。
 
近日,美國國務院再次單方面提出要求:所有國家須停止從伊朗進口原油,並且中斷對伊朗的經貿合作,不遵從美方要求的國家及企業將遭受嚴懲,甚至可能面臨被逐出美國市場的風險。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一名不願具名的美國國務院高級官員說,購買伊朗原油的各國公司“必須在11月4日前將其自伊朗進口的原油量降至零,否則將面臨美國的嚴厲制裁”。
 
這位官員還特別強調,中國和印度如若不從,將像其他國家一樣面臨制裁。
 
石油封殺令背後的新仇舊恨
 
為何選擇11月4日作為封殺令的生效日期?
 
1979年11月4日,德黑蘭的一些激進學生佔領了美國駐伊朗大使館,引發了震驚世人的“使館人質事件”,成為兩國關係交惡的重要導火索。
 
特朗普政府此次選擇在這個特殊日子發難,無法排除這一歷史因素的影響,警示意味頗重。
 
不過,石油何以成為美國維持全球霸權的“得力工具”?這還得從上世紀七十年代的中東石油危機談起。
持續三年的第一次石油危機給發達國家經濟造成了嚴重的衝擊,所有發達國家經濟增長明顯放緩,發達國家甚是恐慌,但已經與黃金脫鉤的美元卻在危機中找到了新目標。
 
1974年,美國與世界最大的產油國沙烏地阿拉伯達成協議:美方為沙方提供安全保護並且出售先進武器,而沙方承諾石油出口只以美元結算。其他產油國紛紛效仿,美國就這樣,通過強大的軍事政治力量,以及美元結算石油帶來的控制力確立了自己對中東的影響。
 
這種控制使得中東各國不僅難以再次掀起如1973年一樣的石油危機來對抗發達國家,更讓這些國家根本逃不出美國的“五指山”。一旦出現個別產油國反美,美國就對其嚴厲制裁,同時利用自己的盟國來補缺。
 
中東產油國普遍經濟結構單一,根本受不了美國及其盟國的重創。長此以往,這些國家就出現了兩種下場:一是伏低做小,忍受美國及其盟友的頤指氣使;一是被美國等扶植的反對派力量發動政變或內戰。伊拉克莫過於最典型的例子了。
 
“倔強”的伊朗一直飽受美國的制裁之苦。這也導致其始終難以有效利用本國豐富的石油資源支撐經濟發展。
 
上世紀90年代,隨著亞洲新興國家的發展,伊朗終於找到了新的石油買家。奧巴馬時期又逐漸放寬了對伊朗的制裁,繼而建立了多邊機制“伊核六國”框架,伊核協定得以最終達成。
 
然而,具有強烈保守傾向的特朗普從競選時起就對伊核協議充滿敵視。加之特朗普與以色列最為親近,而以色列與伊朗互相視為最大威脅。這些就構成了美國如今痛下殺手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