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學者:台灣是最大爆點美國不會承認台獨 ●

美學者:台灣是最大爆點美國不會承認台獨
政治   1/24/2021

台媒TVBS、長風基金會於當地時間1月23日舉行“TVBS國際論壇-拜登就職新風雲”,邀來前台灣行政院長江宜樺、前台灣國安會秘書長蘇起,以及台灣大學政治系莫內講座教授蘇宏達共同探討拜登(Joe Biden)上任後的美中台關係,並於現場播放美國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創院院長艾利森(Graham Allison)的專訪內容。艾利森指出,拜登明白只有一個中國,一個中國的首都在北京,並沒有一個獨立國家叫台灣,美國也不會承認台灣獨立。
 
在專訪過程中,艾利森談到拜登的美國總統任期,對中國而言象徵著什麼?艾利森表示,我們現在處於非場戲劇性的變化,美國要迎接新任總統上台,而在競選期間中國淪為政治足球,特朗普(Donald Trump)什麼錯都怪給中國,包括他一直掛嘴上的“中國病毒”等等,而拜登政府對中國態度將會和特朗普政府不同。對此,艾利森提出了“五個R”作為他的分析,分別是回歸正常(Return to normal)、逆轉(Reversal)、重新檢視(Review)、現實主義(Realism)及負責(Responsible)。
 
首先回歸正常方面,艾利森說,所謂的正常不是在政策面,而是不會在半夜推文,將之回歸正常程序;逆轉是指,要扭轉特朗普政府犯下的一些錯誤,包括應重回巴黎氣候協議及世衛等國際組織;第三則重新檢視特朗普所謂的159項成就,以美國利益的角度加以檢視,看看相關製裁措施是否適得其反,對美國本身的傷害反而比對中國還大;第四是現實主義,應體認到中國是強悍的對手;最後是負責,應負責地認知到,美中必須共存,否則下場將是共同毀滅。
 
在美中之間可能的摩擦方面,艾利森指出,首先,最讓他擔心的爆點就是台灣,大家可以想像台灣可能發生的意外甚至是挑釁,都將引發一連串效應,把美中捲入災難性的戰爭當中,而結果則是台灣和其他會連帶成為犧牲品,所以他認為一大議題是戰爭與和平。第二項議題則是氣候,儘管普特朗不斷否認,但拜登認知到,美中雙方都生活在小小的封閉生物圈內,中國是最大溫室氣體排放國,美國則是第二,除非兩國攜手採取措施加以限制,否則五十年後雙方都無法生活。
 
艾利森認為,第三則是貿易,拜登明白,中國如今是全球經濟的第二骨幹,其他經濟體無法自外於中國,特朗普政府想築起經濟鐵幕是做不到的,日本、南韓、澳大利亞的第一大貿易夥伴都是中國,如何處理雙邊貿易問題,達成公平的競爭環境,遏止中國大大陸不合理的行徑,會是拜登的重大挑戰之一。
 
至於兩岸關係的發展,艾利森指出,一方面美台關係深化,美國欽佩台灣的社會、經濟、政治,同樣他也認為美台關係深化是好事。然而與此同時,拜登明白只有一個中國,一個中國是毫無疑問的,一個中國的首都是在北京,並沒有一個獨立國家叫台灣,美國也不會承認台灣獨立。
 
艾利森說,台灣人民如今的期待,和北京當局可說是格格不入,所以這個問題是無法解決的,但同樣也是可以處理的,事實上,拜登已從旁觀察多年,他不是菜鳥,他是老練的專家,熟悉此一問題四十年,基本上拜登了解無論如何,儘管台灣和北京對於兩岸未來有截然不同的前景,但過去五十年來,雙方依舊能和平共處,這樣的結果令兩岸人民都能大幅提升福祉。
 
艾利森指出,拜登的挑戰在於,能想出什麼樣的兩岸方案,不再是一國兩制,因為一個中國兩種制度已經窮盡,走到了盡頭,而還有什麼樣的新架構,即使不開心、不滿意,也沒有解決問題,卻能讓北京、台北和美國,都能因此遠比陷入戰爭更為有利,因為戰爭對於三方都具有毀滅性。
 
江宜樺則表示,艾利森認為拜登不會背離美國的一中政策,對此我們有什麼其他的方案?這是非常複雜的問題,他說,美國長期立場是讓海峽兩岸人民自己協商,也反對任何一方以非和平方式片面改變現狀。對於台灣的處境,2008年到2016年的馬英九政府採取是一中各表來處理,可是前年開始民進黨政府把一中各表打成一國兩制。江宜樺反問民進黨政府,在一中各表之下,我們的表述是中華民國,可當你放棄這樣的公式,甚至把之打爛,毀掉本來可以用的東西,那你又能拿出什麼東西來代替?
 
蘇起則指出,現在最困難的是蔡英文,以及和她一樣主張“兩國論”的群眾,因為風向變了,支持台獨的力量越來愈越小,假如繼續推下去,未來兩到三年甚至四年內,很可能就會“Over”(結束)。蘇起說,自己不贊成台獨,但也不忍心苛責,台灣人覺得被欺負,想當家做主,這樣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可惜國際政治不講感情,不能以個人情感看待,在國際關係上,那怕不喜歡也得來往,同樣的,就算喜歡你也不見得會幫你,現在台灣面臨一個關頭,風向在變,中共四年後的力量還會更強,跟美國的實力對比變化會更明顯。
 
至於區域經濟整合方面​​,蘇宏達認為,全球化已經來到了區域興起的時代,各國多和自己的鄰居成為主要貿易夥伴,而美國在特朗普時代的一意孤行更加速了這樣的發展。他舉例,過去俄羅斯不願意中國大陸勢力介入中亞等俄羅斯周邊國家,可是現在幾乎是不可能不面對,只能讓步,俄羅斯主導的歐亞經濟聯盟(EAEU),已經和中國大陸簽了對接協議。而包括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中歐投資協議在內,中國大陸甚至還和北邊的俄羅斯簽了一個協議,可說幾乎取得了全面開展,在跨區域合作上站好了位置。
 
蘇宏達指出,美國要回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也有難度,以前TPP(CPTPP前身)在美國主導下大家對美讓步,後來美國走了,其他人凍結了對美有利的條款,如今拜登如果要回來,大家大概不會恢復那些只對美國有利的條款,那此時拜登又該怎麼說服美國人這對美國有利呢?美國當前處境可謂尷尬。
 
轉自:多維新聞 撰寫:楊騰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