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貞昌用人唯才? 綠朝還有多少「廖燦昌」 ●

蘇貞昌用人唯才? 綠朝還有多少「廖燦昌」
要聞   7/30/2020

台北地檢署偵辦遠航掏空案,今天偵結起訴張綱維等10人,被告名單中赫然出現前合庫董座、現任第一金董座廖燦昌的名字,並求處重刑,檢方指廖將公股銀行資金供作私人交際人情,召集各級主管施壓違法放貸遠航,導致合庫重大虧損;令人不解的,這樣的公股銀行董座一路在爭議聲中升官,真不知蔡政府的用人標準在那裡。
 
張綱維向安泰銀行申貸「安泰-樺福貸款案」7億8000萬元、「安泰-樺壹貸款案」8億元,核貸款用於清償台灣銀行、遠東銀行對遠航公司之重整債;另向安泰銀行核貸「安泰-銘漢貸款案」申貸5億5000萬元,將核貸款用於清償兆豐銀行對遠航公司之重整債權,到期後無力償還,張綱維於是向相識十餘年之友人、時任合庫董事長的廖燦昌商請協助核貸,廖受請託後,便施壓部屬以急件辦理作業程序承作核貸,造成合庫的重大損失。
 
廖燦昌有虧職守,被檢方起訴求處重刑,並不冤枉,但廖燦昌行事早有爭議,在第一金董座之前 ,他才因捲入慶富案而下台,慶富案造成公股行庫上百億元的呆帳,合庫也參貸28億元,廖燦昌難辭其咎,接著遠航案又吵得沸沸揚揚,沒想到他依然能獲得行政院長蘇貞昌的青睞,強勢回鍋擔任第一金的董座。
 
猶記得去年蘇貞昌被藍營質疑用人不當時,他還說他用人唯才,適才適所,不必把馬政府時代的弊案,牽拖到現在的某人或某一職位身上;當時的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也為廖燦昌背書,指當時金檢未發現不法,僅有作業疏失,財政部長蘇建榮也用律師的說法為廖辯護,一致「擁護」蘇貞昌的決定。
 
結果,事隔一年檢方就用起訴書重重打臉蘇貞昌,蘇貞昌昔日為了護航廖燦昌,說自己「用人唯才」,原來廖燦昌的才是用在施壓各級主管施壓違法核貸,原來廖燦昌是依交際人情來決定放貸與否,還用急件作業程序辦理,蘇貞昌是不是應該再出來說明一下,到底是用了廖燦昌的什麼才?   
 
其實,民眾更擔心的是,民進黨政府用人如此不明,還流行集體為長官背書,對於在野黨的一再質疑、示警,都當作是狗吠火車,到底我們的公股行庫裡還有多少個「廖燦昌」?廖燦昌雖已經請辭董座,後續責任追究是否就沒有下文?廖燦昌會不會又複製前次經驗,在綠朝不怕出包,只要顏色對了,隨時都能東山再起?     
 
轉自:聯合報 / 主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