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趁先生不在寫出來 陳佩琪:不普篩沒人質疑指揮官? ●

趁先生不在寫出來 陳佩琪:不普篩沒人質疑指揮官?
要聞   6/26/2020

針對普篩,台北市長柯文哲上午接受媒體訪問時曾說,沒有做大量篩檢,在科學上、公衛上站得住腳,這沒甚麼好批評的。不料太太陳陳佩琪下午針對普篩在臉書發文。她說,今天又發長文,記得前不久指揮中心曾提及台灣不普篩的理由,「我聽了實在憋很久」、「趁先生不在台北時把它寫出來」,想說台灣這麼多聰明的醫生,難道沒人質疑指揮官提出的理由嗎?
 
陳佩琪在臉書出,今天又要發長文了,前兩天有一則新聞,說有一來台的日本女學生返國後確診, 讓台灣有否社區感染又被拿出來討論。新冠肺炎八成感染者無症狀, 但卻可能傳染給別人,以專業公衛立場來看,到底是有症狀者再驗, 還是以普篩方式對不特定族群大量篩檢,到底哪種對台灣最好?這是高度的公衛專業問題。
 
陳陳佩琪指出,記得前不久指揮中心曾提及台灣不普篩的理由,我聽了實在憋很久, 趁先生不在台北時把它寫出來,想說台灣這麼多聰明的醫生,難道沒人質疑指揮官提出的理由嗎?
 
她說,印象中當時指揮中心並未說出普篩的好處, 只說普篩的壞處(就是不採普篩的理由),說普篩會有偽陽性和偽陰性的問題 ,「偽陰性會讓民眾失去戒心,讓感染者因為偽陰性的結果而到處趴趴走傳染人」,「偽陽性則是平白被抓去關14天,連帶牽連多人,耗費社會成本」,幾個月下來,不普篩的結果,當然社區確診率低,後來指揮中心就一直強調社區很安全,於是指揮官花襯衫、夾腳拖去宣導觀光,久而久之民眾戒心自然下降,其實不普篩結果跟普篩後有一小部分是偽陰性的結果是一樣的,但有否想到普篩後抓到的陽性確診病例的好處呢?
 
陳佩琪指出,其實每種檢驗、檢查都有偽陽性和偽陰性, 但都比正確率還低,不知公衛專業上真的有需要為了少數的偽陽性和為偽陰性而去漏失了許多可能的確診患者嗎?
 
她指出,確診者和偽陽性,就是抓去關14天,這些人很多都是輕症或無症狀,不須負壓隔離病房, 不會造成防疫負擔,但卻可阻絕社區傳播途徑。偽陽性被誤關,有人誤被牽連,這是疫情之下不得不的社會成本,但這些成本總比放任社區確診者趴趴走去傳染別人還好吧。
 
陳佩琪表示,若採檢結果是陰性(當然可能是偽陰性), 但症狀像的話,還是要隔離,覺得有疑問再採就是了。
 
冬天流感來襲,但流感有疫苗,所以臨床上有TOCC 或有典型症狀者,醫生才會快篩, 快篩當然有偽陽性和偽陰性 ,正確率也僅五十趴,但我們也不可能為了有偽陽性和偽陰性就不去做它,也斷不可能跟病人說因為檢驗有偽陽性和偽陰性,所以就不要做了吧?
 
陳佩琪說,若普篩可真實反映社區感染狀況,其他國家也可據此對我們解封,那自然是最好,以台灣防疫經費和醫護的人力, 普篩應無問題,當然若不普篩的原因是因為檢驗kid難買, 或防疫經費不夠, 或怕造成醫護人力負荷,或是公衛專家的專業意見,那又另當別論,大家只要把事情講清楚就好。
 
陳佩琪表示,所以回過頭來, 不普篩是為了檢驗有偽陽性和偽陰性,難道醫生們不會覺得奇怪?台灣須建立一個能和諧對話、理性討論、 尊重別人意見的社會,政策是應該可討論的,當有人質疑時,講清楚說明白就好, 請別再冠人家舔中賣台, 唱衰台灣防疫、否定人家防疫辛苦的罪名了。
 
陳佩琪表示,以前常跑公益行程, 台北廣播電台的台長每次看到我去都很高興, 不是因為她講得多好,能夠帶來多少收視率,而是她去是免錢的;以前聯醫也常找她出去做公益活動,理由是我稍具知名度,院內員工也好叫(也不敢拒絕啦) ,最重要的是幾百塊車馬費就打發了,而且很多時候是純義務沒任何pay 的。
 
轉自:聯合報 / 記者楊正海/台北即時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