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灣親美的動作與日本摸頭的動作相呼應 ●

評論   11/9/2012

徐榮

為了到釣魚台的漁權問題雖然重啟了溝通的動作,各方外界解讀成兩方面,一方面是欣喜若狂的昭告天下,日本並非因為強制佔領釣魚台而放棄台灣的貿易權,另一方面比較悲哀,日本這樣摸頭政策根本是玩假的為了就是希望台灣能繼續牽制中國大陸。無論哪方面成立,都和老美的目的脫離不暸關係,想當初日本強制堅持佔領並侵略釣魚台時候,先是宣示釣魚台將由日本撥補經費強制購入,並正式納入日本的國土中,而中國當然不可能不理不睬,最先想到就是利用台灣來箝制老美,中國來專心對抗日本。

自從大選過後,馬英九似乎意識到台灣過度依賴中國的下場就是任憑中國宰割,台灣在中國的台灣這幾年來根本過著無本無利的生意,但又不可能會大舉撤出,導致馬英九馬上採取回原來的必要措施,就是積極的和老美合作反制中國大陸,國民黨中許多大老幾乎都已經親中,並將台灣許多的高階機秘和國家發展方向都跟中國告知,也因為這些動作和馬英九的政策有所牴觸,馬總統這幾個月來馬上走馬換將並且將親中的官員冷凍起來,所以中國才會收不到任何有關台灣的消息,或許這一切也都是台灣依照老美的情報所採取的防範措施,因為過度依賴的結果等同將台灣拱手讓給中共,這樣老美不但會加強干涉且會繼續破壞日本和中國的緊張關係,台灣夾在中間反而會日趨敗壞導致賠上台灣人民的未來。

日本的摸頭主要是為了漁權來談判,一開始採用的是收費方式,這一點當然馬總統不可能會答應,因為一旦答應等同間接承認釣魚台屬於日本的,而台灣只是路過繳交過路費,而中國可能會更加干涉台灣的政治壓縮台灣的經濟空間。至於最好的方式當然是劃清界線並加強台日的交流,畢竟整個東亞島鏈後面的主人就是老美,不論台灣和日本經濟是否依賴中國度有多高或是衰敗,美國都會藉著世界金融霸權逼迫中國必須對台灣和日本放開經濟枷鎖,因為老美知道中國怕的不是對外的發展,怕的是內部的暴動和人民的控制。而台灣對於日本的漁權談判保持著一貫的冷靜和等待老美進一步的指示,這就是為何馬英九必須做出表裡不一的態度,表面上必須顧及國民黨的有感政策,裡子上必須和日本重啟既安全又不危害釣魚台本身領土問題的延伸意義。

中國在一個星期就要舉辦十八大會議,全部的高階官員和各地報刊雜誌都將焦點轉移到十八大的各方面訊息,如果日本不能將台灣搞定的話,接下來就要面臨中國無法預測的限制和報復,可能馬英九也了解這些處境,希望能藉由時間來換取更多的籌碼,因為既然日本都主動要求了何必急躁,也可稱機會奪回台灣應有的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