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促轉會再報請延任一年 真促會要求蘇貞昌說清楚理由 ●

促轉會再報請延任一年 真促會要求蘇貞昌說清楚理由
要聞   2021/4/12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今天宣布將報請行政院再延任一年,結果待行政院長蘇貞昌核定。「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發出聲明,十分遺憾,要求蘇貞昌清楚說明,判斷促轉會應予延任的理由為何?真促會也說,「促轉條例」賦予行政院長單獨且絕對的權力,可以讓促轉會延任,不受國會監督,若一而再、再而三讓促轉會予取予求,美其名是尊重獨立機關,實際上是行政院長濫權。
 
真促會指出,2019年10月9日,促轉會時任代理主委楊翠在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表示,促轉會正積極撰寫總結報告,因為總結報告需要嚴格的時程規畫,所以沒有延任的打算,並自信對於促進及推動轉型正義的相關政策規畫、需要的法案及未來永續性工作,都能在各機關持續推動。
 
真促會說,但2020年3月,民進黨總統大選勝選後,促轉會卻突然改口,要求延任一年。同年5月,同樣在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已是主委的楊翠說,這一年要努力的主要有兩大方向,一是法制工具的研擬,二是透過跨機關的協商,把未來國家轉型正義近、中、遠程工作都規劃好,並承諾「會盡力而為」。
 
真促會質疑,一年過後,2021年4月,促轉會再度提出延任要求,主要理由竟還是法制工具研擬和跨機關協商。促轉會原本自信2020年5月即可結束工作,究竟是何重大因素必須再延任?延任一年後,並未達成預定兩大目標,竟然再度要求延任。難道楊翠在2019年在立法院的答詢只是信口開河?依據「促轉條例」,報請延任的要件是「未完成總結報告」,原本已將近完成的總結報告,在記者會延任的說明,居然隻字未提。促轉會的核心任務總結報告究竟是否已經撰寫完成?還是寫好了卻不提出?
 
真促會說,促轉會今透過記者會表示,後續核心業務將放在「壓迫體制清理與究責」。但這是促轉會核心業務,何以在第二次報請行政院延長時,才列為後續工作?過去三年是否延宕工作?而其針對「壓迫體制清理與究責」所列舉的工作項目是:「推動處置方案,持續發布調查成果,帶動社會討論,制定草案明定權責機關識別加害者」,是否能在未來一年內完成?促轉會延長時間愈久,才發現未完成的工作愈來愈多,究竟促轉會要延任多久才能把「促進」轉型正義的工作完成?
 
真促會說,希望蘇貞昌可以清楚說明,判斷促轉會應予延任的理由為何?如果促轉會沒有列出具體可完成的工作清單,也無法按照時程予以監督,是否就任其不斷延長?促轉條例賦予行政院長單獨且絕對的權力,可以讓促轉會延任,不受國會監督。行政院長若一而再、再而三讓促轉會予取予求,美其名是尊重獨立機關,實際上是行政院長濫權,創造出一個破壞體制的「追求正義」機關。「我們要求蘇院長明確說明是否同意延任的理由,負起政治責任,並在期限內督促促轉會完成工作。」
 
真促會強調,追求轉型正義是台灣社會的共識,但是追求轉型正義的手段本身必須正當,不可長期處於脫法狀態,成為政黨的提款機。否則,這樣得來的「真相」也不會被台灣社會所接受。促轉會應致力於規畫未來政府機關的銜接方案,而非一再強調自己的重要性,違背原本階段性機關的法制規範。
 
轉自:聯合報 / 記者丘采薇/台北即時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