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是20年阿富汗戰爭真正的勝利者? ●

誰是20年阿富汗戰爭真正的勝利者?
政治   2021/9/2

就在塔利班拿下喀布爾幾天後,位於巴基斯坦首都市中心的一座清真寺上空高高升起了該組織的旗幟。這雖然是一種赤裸裸的挑釁姿態,意在羞辱失敗的美國人,但也是一個標誌,表明誰是20年阿富汗戰爭真正的勝利者。
 
表面上,巴基斯坦是美國打擊基地組織和塔利班戰爭的夥伴。在過去20年裡,巴基斯坦軍方從美國獲得了數百億美元的援助,儘管華盛頓承認,這些錢中有很大一部分消失在解釋不清的黑洞裡。
 
但9·11事件後的巴美關係,一開始就由於表裡不一和利益分歧而四分五裂。尤其是美國當時正在打擊的阿富汗塔利班,在很大程度上是巴基斯坦情報機構三軍情報局(簡稱ISI)創建的,它在這場戰爭中始終扶植、保護著塔利班在巴基斯坦境內的骨幹力量。
 
部落領導人表示,塔利班在最近三個月橫掃阿富汗時,巴基斯坦軍方讓大批來自巴基斯坦境內庇護所的新武裝分子順利通過邊界。這是對美國訓練的阿富汗安全部隊的最後一擊。
 
「巴基斯坦人和三軍情報局都認為自己在阿富汗取得了勝利,」曾任中央情報局駐巴基斯坦站站長的羅伯特·L·格雷尼爾(Robert L. Grenier)說。但他警告巴基斯坦人應該當心他們的願望成真。「如果阿富汗塔利班成為一個被遺棄國家的領導者,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巴基斯坦將發現自己與他們拴在了一起。」
 
現在,隨著塔利班接管阿富汗,巴基斯坦在西方已經搖搖欲墜的聲譽可能會一落千丈。制裁巴基斯坦的呼聲已在社群媒體上流傳。
如果沒有外國資金,巴基斯坦將面臨依賴受喀布爾的新統治者支持的聖戰分子毒品貿易的前景。邊境那邊出現一個由塔利班控制的國家,無疑會是巴基斯坦境內的塔利班和其他伊斯蘭武裝分子的一種激勵。
 
尤其是,已在走下坡路的巴美關係將進一步瓦解。除了維持巴基斯坦核武庫的穩定之外,美國與巴基斯坦打交道的動力現在也在減少。
 
所以,巴基斯坦人面臨的問題是他們將如何處理這個作為戰利品的支離破碎的國家?巴基斯坦,以及俄羅斯和中國,已經在幫助填補美國人騰出的空白。在塔利班佔領喀布爾後,這三個國家的大使館都保持工作狀態。
 
巴基斯坦人扶植的塔利班領導人哈利勒·哈卡尼(Khalil Haqqani)曾是拉瓦爾品第巴基斯坦軍事總部的常客,現在是阿富汗的新統治者之一。
 
美國情報部門早就知道,哈卡尼是塔利班與基地組織之間的聯絡人。上週,他以塔利班新政府安全事務主管的身份出現在喀布爾,厚顏無恥地拿著美國製造的M4步槍,隨行的保鏢們全身都是美國戰鬥裝備。
 
「治理一個飽受戰爭蹂躪的國家將是一次真正的考驗和一個艱巨的挑戰,尤其塔利班一直是一支戰鬥力量,而不是一個擅長治理的組織,」曾任巴基斯坦常駐聯合國代表的馬莉哈·洛迪(Maleeha Lohdi)本週在《黎明報》(The Dawn)發表的專欄文章中寫道。
 
阿富汗戰爭期間,美國人容忍了巴基斯坦的兩面派做法,因為他們別無選擇,美國寧願在阿富汗打一場混亂的戰爭,也不願與擁有核武器的巴基斯坦發生衝突。此外,巴基斯坦的港口和機場為美國在阿富汗作戰需要的軍用物資提供了主要的入口和補給線。
 
美國官員說,巴基斯坦都做到了這些,儘管該國情報部門在整個戰爭期間為塔利班提供了計劃上的援助、專業技能培訓,有時甚至還會提供實地建議。
 
雖然巴基斯坦被認為是美國的盟友,但它始終致力於本國利益,所有的國家都這樣。美國在巴基斯坦邊境的大規模軍事存在,一個巴基斯坦無法控制的民主自治的阿富汗,或一支強大的、有核心領導的軍隊,都不在巴基斯坦本國利益的範疇裡。
 
相反,巴基斯坦在阿富汗的目標是建立一個勢力範圍以抵禦自己的宿敵印度。巴基斯坦堅持認為,印度利用以阿富汗為庇護所的俾路支解放軍(Balochistan Liberation Army)等分裂組織在巴基斯坦製造爭端。
 
「巴基斯坦軍方認為,阿富汗為抵禦印度提供了戰略縱深,印度是他們的心病,」曾在布希政府和歐巴馬政府擔任南亞顧問的布魯斯·里德爾(Bruce Riedel)說。「2001年後,美國曾鼓勵印度支持由美國資助的阿富汗政府,這令巴基斯坦軍方更加多疑。」
他說,巴基斯坦人對美國前總統貝拉克·歐巴馬(Barack Obama)2015年訪問印度卻明顯避開了巴基斯坦感到憤怒。
 
據見到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的國家安全顧問穆德·優素福(Moeed Yusuf)的美國人表示,今年春天他在訪問華盛頓時曾強調,有必要消除印度在阿富汗的存在。
 
優素福被認為在巴基斯坦政治派別中屬於溫和派,那些見到他的美國人說,優素福對印度在阿富汗角色的看法強烈到令他們感到震驚。
 
第一批從喀布爾撤離的外國人中包括印度外交官。巴基斯坦媒體把他們的撤離描述為一個非凡的勝利。
 
巴基斯坦人與以勝利者出現的哈卡尼有聯繫是無可爭議的,這種聯繫對塔利班的勝利不可或缺,曾在中央情報局擔任南亞和西南亞反恐負責人的道格拉斯·倫敦(Douglas London)說。
 
巴基斯坦軍方領導人卡馬爾·賈韋德·巴傑瓦(Qamar Javed Bajwa)和三軍情報局負責人哈米德·法伊茲(Hameed Faiz)「經常性」地與哈卡尼見面,倫敦說。長期以來,哈卡尼大家庭的成員們一直生活在與阿富汗接壤的巴基斯坦無人管理地區。
 
「美國始終都在向巴傑瓦施壓,要求他交出哈利勒·哈卡尼和另外兩名哈卡尼家族的領導人,巴傑瓦則始終說,『告訴我們他們在哪裡,』」倫敦說,他為自己在中情局工作的經歷寫的回憶錄《招聘員》(The Recruiter)一書即將出版。「我聽到過的巴傑瓦最妙的一句話是:『只需要你到我的辦公室來一趟,我們一起乘直升機,我們一起去把他們抓來。』」
 
倫敦說,巴基斯坦為塔利班提供的幫助包括各種服務。位於巴基斯坦邊境地區的安全庇護所(特別是在奎塔市的)為阿富汗塔利班武裝分子和他們的家人提供了棲息之地。巴基斯坦為塔利班戰士提供醫療服務,有時是在主要城市卡拉奇和白沙瓦的醫院。再就是放任哈卡尼家族成員在巴基斯坦自由地經營利潤豐厚的房地產、走私和其他生意,以維持他們戰爭機器的運轉。
 
倫敦說,三軍情報局通常不讓其特工直接參与衝突,擔心他們可能在阿富汗被抓獲,把確鑿的證據送到美國人手裡。
 
三軍情報局還向塔利班提供過對提升他們國際地位有用的東西。塔利班領導人阿卜杜勒·加尼·巴拉達爾(Abdul Ghani Baradar)去卡達杜哈參加和平談判、去天津與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見面持的是巴基斯坦護照。
 
「沒有巴基斯坦人的幫助,阿富汗塔利班就不會有今天的局面,」倫敦說。
 
2011年,美國海軍海豹突擊隊(Navy SEALS)在巴基斯坦一所軍事學院附近的藏身處擊斃了奧薩馬·賓·拉登(Osama bin Laden)後,美國與巴基斯坦的關係降溫。美國高級官員停止了對巴基斯坦的訪問,還減少了援助。
 
但歐巴馬政府從未將自己的懷疑公開說出,那就是,巴基斯坦軍方始終都知道,賓·拉登及其大家庭的成員一直住在巴基斯坦最有名的駐防城鎮之一阿伯塔巴德。
 
曾在布希政府和歐巴馬政府擔任南亞事務顧問的里德爾表示,如果華盛頓宣布巴基斯坦窩藏了賓·拉登,那麼巴基斯坦在法律上就會成為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並像伊朗一樣受到強制性制裁。
 
那會迫使美國停止支持巴基斯坦,反過來,也會導致巴基斯坦叫停美國的戰爭物資過境巴基斯坦,增加阿富汗戰爭的成本。
 
突襲賓·拉登的行動增加了巴基斯坦軍方長期以來的擔憂,即美國人想解除巴基斯坦的核武裝,而且會為此不惜踐踏巴基斯坦領土。
 
卡內基基金會核政策項目(Nuclear Policy Program at the Carnegie Endowment)聯合主任托比·道爾頓(Toby Dalton)表示,儘管兩國關係緊張,但美國繼續與巴基斯坦合作,通過美國能源部為保護核武器和裂變材料的安全提供幫助。
 
但巴基斯坦在結盟的問題上也很靈活。中國是巴基斯坦的長期資助者,兩國稱與對方「唇齒相依」,中國正在大舉投資巴基斯坦的基礎設施。
 
中國公開表示,很高興看到美國人撤出阿富汗,它準備填補空白,將本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擴展到阿富汗,並希望開採那裡的礦產。
 
但私下裡,中國人頗為謹慎。已有中國工人在巴基斯坦的恐怖襲擊中喪生,這也許預示著他們在阿富汗會遇到的困難。塔利班更喜歡與世隔絕,而不是修建可能會削弱他們對人民控制的公路和大壩。
 
位於倫敦的亞太基金會(Asia-Pacific Foundation)國際安全項目主任薩詹·戈赫爾(Sajjan Gohel)表示,中國指望巴基斯坦在阿富汗為自己充當協調者。
 
「中國人似乎對他們能從塔利班那裡獲得更多的安全保障有信心,」戈赫爾說,「因為雙方都與巴基斯坦關係密切。」
 
轉自:紐約時報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