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國未兌現的承諾和阿富汗未知的命運 ●

美國未兌現的承諾和阿富汗未知的命運
政治   2021/9/2

美國曆時最長的戰爭就這樣唐突地結束了——垃圾隨風吹過只有一條跑道的喀布爾國際機場,阿富汗人在大門外徘徊,仍然徒勞地盼望撤離,塔利班向夜空鳴槍慶祝勝利。
 
在最後的日子裡,人們看到的是兩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員在國內航站樓昏暗的燈光下與塔利班戰士握手。是一排排飢餓和脫水的撤離人員登上灰色飛機,被帶向不確定的未來。是20年來被不斷擴大的某種希望的終結,一代阿富汗人還在思索著它,現在這未來將由塔利班的領導層來決定。
 
還是美國各地以戰爭死難者命名的高速公路立交橋和公園長椅。
 
至少對美國人和他們的西方盟友來說,這場輸掉的戰爭在週一終結,在最後幾個小時,保衛哈米德·卡爾扎伊國際機場的數千名美軍一撥接一撥地乘坐一架又一架笨重的運輸機飛走,直到無人留下。
 
與在他們之前被擊敗的蘇聯人不同,美國人留下的並不是一地被毀壞的裝甲車殘骸。相反,阿富汗軍隊和警察部隊因糟糕的領導力和美國日漸式微的支持而潰敗,把用了20年時間和830億美元建起的訓練和裝備留給了塔利班,足夠滿足他們未來許多年的需求。
 
阿富汗再次走完了一個循環,這個循環反覆定義了過去40年的暴力和動盪:一個秩序崩潰,另一個秩序崛起,自1979年蘇聯入侵以來,這是第五次了。每一次都伴隨著復仇、清算,最終再次陷入混亂和戰爭的循環。
 
塔利班會延續復仇的循環——像1996年從一群爭鬥的軍閥手中奪取權力那樣——還是真正接受其領導人最近幾天承諾的接受與和解的新道路,現在由塔利班自己決定。
 
距離奧薩馬·賓·拉登(Osama bin Laden)和基地組織於2001年9月11日對美國發動恐怖襲擊,喬治·W·布希總統宣布美國將入侵阿富汗作為全球反恐戰爭的第一步,已經過去了近20年。現在,美國不得不應對如何界定與塔利班——它在2001年推翻的同一伊斯蘭統治者——的關係,是復仇還是接受,以及如何試圖阻止任何國際恐怖主義威脅從阿富汗捲土重來。
 
現在,阿富汗農村發生空襲的可能性變小了,這種空襲曾經讓無名死者變成數據點,出現在一份幾乎沒人看的聯合國報告裡的彩色條形圖中。也不會有人在夜深人靜時匆忙掩埋路邊炸彈,這種炸彈可能會襲擊政府車輛或載著好幾家人的小巴。
 
相反,人們普遍擔心,隨著美國人的真正消失,塔利班統治的真實面貌將會如何。人們擔心,在塔利班推進期間,政府崩潰的混亂局面可能會導致無法修復的經濟、毀滅和飢餓。
 
美國在阿富汗的衝突是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最終匆匆結束,至少看起來如此。但撤軍的命運是在18個多月前確定的,當時川普政府與塔利班簽署了一項協議,將於2021年5月1日從該國撤軍。作為交換,塔利班同意停止襲擊美國人,結束在城市內對阿富汗人的大規模傷亡襲擊,並阻止基地組織和其他恐怖組織在該國藏身。
 
在與世界上最先進的軍隊作戰多年後,塔利班佔領了更多偏遠的前哨和檢查站,然後是鄉村和地區,然後是連結它們的道路,這大幅增加了他們的談判資本。到今年年初,塔利班已駐紮在幾個主要城市附近,而新上任的拜登政府正在權衡是否履行在唐納德·J·川普(Donald J. Trump)總統領導下達成的撤軍協議。
 
當拜登總統和北約在4月宣布美國和聯軍在9月11日撤出時,塔利班已經在佔領一個接一個的地區。阿富汗安全部隊要麼投降,要麼被成群殲滅。很快,省會城市也被圍困,儘管拜登和其他高級官員說美國空軍和阿富汗軍隊人數接近30萬人。但據美國官員稱,在最後的日子裡,阿富汗安全部隊的總人數僅為該數字的六分之一。
 
阿富汗軍隊更多是在逃跑而不是戰鬥。那些用胸膛迎接敵人的人為信念而死,但似乎連他們的領導人都不相信他們的信念。
 
甚至在拜登宣布及川普與塔利班達成協議之前,美國自2009年12月以來一直處於撤軍階段,當時歐巴馬總統宣布將增兵數萬人,並定於2014年撤離。
 
從那時起,阿富汗人和美國的盟友一直在警覺和揣測之間搖擺,努力確保他們的未來和生意上的利益。這種不確定性加劇了西方所譴責的地方性腐敗,但他們繼續投餵數十億美元,寄希望於它也許會改變。
 
現在,到最後,靠戰爭金庫吃飯的阿富汗政企人士和精英大多已經逃離。最後一批美國軍用飛機離開了阿富汗,留下了至少10萬因與美國人合作而有資格在美國重新安置的阿富汗人。
 
撤離行動於7月開始,當時是對幾千名阿富汗人進行有序、適度的重新安置,但隨著8月15日喀布爾的崩潰,撤離行動演變成了末日般的大逃亡。成百人聚集在機場門口,然後是成千人;人們拋棄了自己的汽車;美國軍隊通過紅外攝像機看到,人們不是用坦克或炸藥,而是純粹憑藉人數的力量越過他們的防線。
 
在慌亂的阿富汗人從運輸機下摔下來,轟鳴的直升機從美國大使館——世界上最大的外交使團之一——撤離人員後,美國和塔利班共同努力清理機場,並建立了一道警戒線。疏散過程中許多情景讓人想起了另一代美國戰爭中的情形,當時西貢淪陷,船上的直升機被推下海。
 
「我們和塔利班有互利關係,」本月早些時候,一名士兵諷刺地說,當時正是深夜,美國士兵步槍上的手電筒照亮他身邊舉著標語、文件和護照的人海,士兵們大喊著讓他們停止推搡並退後。有人被帶刺的鐵絲網纏住,驚慌失措的家人把他扯了出來,與此同時,更多的鋼製屏障網已經鋪設就位。
 
一年前、10年前、或15年前,塔利班就像是附近樹叢中的陰影,是看不見的幽靈,把美國、北約和阿富汗部隊面前的地面變成布滿地雷的地獄。每一步都提出這樣一個問題:如果前面的朋友突然被炸成兩半怎麼辦——止血帶在這裡,血型是O型陽性。
 
然而,在美國這場戰爭的最後幾個小時裡,塔利班完全變成了現實,就在道路盡頭,或者這個國家首都大門的另一邊。他們突然無處不在,他們的黑白旗幟圍繞著美國的陣地,控制著人群,讓美國人結束戰爭——但不是按照美國的條件。
 
在戰爭的最後幾週,美國地面部隊的任務不是巡邏,不是鎮壓叛亂,也不是對陣地進行「清理-保持-建設」或是建設國家。塔利班的武器庫或炸彈製造者沒有受到襲擊,因為炸彈製造者和他們的指揮官現在控制了這座城市。
 
取而代之的是,年輕的陸軍士兵和海軍陸戰隊員設法幫助那些有幸得以靠近機場大門的人們。他們把這些人拉過門檻,阿富汗人認為只要跨過這道門檻就能過上更好的生活。有時這些阿富汗人沒有正確的文件,被拒之門外。
 
除了不得不給出這樣的拒絕,以及面對這種絕望的創傷之外,美國人還要在最後幾個小時內再次面對在阿富汗失去戰友——週四,13名美國軍人在伊斯蘭國的恐怖襲擊中遇害,當時他們正在一群手持文件請求查驗的阿富汗人中間維持秩序。近200名阿富汗人在同一次襲擊中喪生,這是一場大屠殺毀滅性的尾聲。
 
在卡達、科威特、德國和美國,數以萬計的阿富汗人坐在辦理中心裡,他們擺脫了塔利班新舊政府的陰影,但不確定他們何時或如何抵達美國。
 
在美國,歷史學家和分析人士將回顧失敗的解決方案和錯誤的戰略,以及那些儘管在非正式簡報和閉門會議上承認美國正在失敗、但仍然向人們保證勝利的將軍們。也許美國人民會要求問責,為什麼付出了數千人的生命和數萬億美元,結果卻讓塔利班重新掌權,而且比20年前更強大。
 
或者他們不會在意,而是會在美國繼續前進——不管是否有人注意,這個國家將繼續從政治、經濟和個人層面被戰爭深刻塑造。
 
除去最近幾週逃離或死亡的數千人,留在阿富汗的還有3800萬人口,對於他們來說,能做的就是向前看,問問自己和任何願意傾聽的人: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轉自:紐約時報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