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國軍事霸權的失敗 ●

美國軍事霸權的失敗
政治   2021/9/2

在建國後的大部分時間裡,美國作為一個大國,只有一支規模不大的和平時期軍隊。第二次世界大戰永久地改變了這點:美國領導人做出決定,一個承擔著新的全球義務的國家需要一支龐大的和平時期軍隊,包括擁有核武器和遍布全球的基地網路。他們希望壓倒性的軍事能力能避免下一場世界大戰、威懾對手,並鼓勵外國遵循我們的意願。
 
然而,這種軍事主導地位幾乎沒有帶來所承諾的優勢。美國用20年的努力和數十億美元的投入支持的阿富汗政府的垮台,只是一長串失敗故事中的最新挫折。
 
阿富汗戰爭遠不止是一次失敗的干預,它也是全球軍事主導地位對美國利益產生反作用的嚴酷證據。這種軍事霸權帶來的失敗多於勝利,而且削弱了國內外的民主價值觀。
 
歷史表明:如果有更溫和、更克制的軍事和戰略目標,我們的境況會更好。美國民意似乎也在朝這個方向轉變。我們的國家需要重新審視軍事主導地位的價值。
 
對軍事力量的依賴一再使美國捲入遙遠、代價高昂、結果適得其反的長期衝突——在越南、黎巴嫩、伊拉克、阿富汗和其他地方。美國領導人始終如一地認為,軍事優勢可彌補外交和政治的局限性。我們的軍隊儘管在戰場上取得了勝利,但一次又一次地在實現既定目標上失敗。
 
在朝鮮戰爭中,對美國軍事力量的高估說服了哈利·杜魯門(Harry Truman)總統授權軍隊越過三八線向中國邊境靠近。他希望美國士兵能把分裂的朝鮮半島重新統一起來,但突然入侵反而引發了與中國的更廣泛戰爭,以及一場陷入僵局的衝突。如今,美國在朝鮮半島部署駐軍已經70年了,朝鮮的共產主義政權一如既往地強大,還有了一個不斷增長的核武庫。
 
在越南,林登·強生(Lyndon Johnson)總統身邊「最優秀、最聰明」的專家們向他建議,美國的壓倒性力量會粉碎武裝起義,加強反共防禦。事實正相反。美國的軍事升級讓武裝起義更得民心,同時也使南越更加依賴美國。1975年北越發動進攻後,美國訓練的南越盟友崩潰了,就像今年夏天在阿富汗一樣。
 
錯不在士兵,而在於使命。軍事力量不能代替建立有代表性的有效治理機構的艱苦工作。穩定的社會需要有一個和平形式的貿易、教育和公民參與的基礎。
 
如果說有什麼不同的話,那就是記錄顯示,大規模的軍事存在扭曲了政治發展,將其導向了戰鬥和治安,而不是社會發展。在外國士兵到來之前已經存在治理機構的地方(比如「二戰」後的德國和日本),美國的軍事佔領才發揮了最好的作用。
 
美國領導人非常依賴我們的武裝力量,因為這支力量規模龐大,易於部署。這是建立一支如此龐大軍隊的危險所在:美國軍隊的年度預算已增長到7000億美元以上的龐大規模,我們更有可能去使用軍隊,而不太可能建造更好的替代品。
 
這意味著,有需要培訓地方政府行政人員等非軍事性的海外工作時,美國軍隊會介入。其他機構不具備同樣的能力。我們把士兵派到需要平民的地方,是因為士兵得到了資源。隨著軍方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向國會爭取更多的資金,這個問題變得越來越糟。
 
在國內,武裝力量的增長意味著,美國社會已變得更加軍事化。警察部門現在配備的是戰場用具和軍事裝備,其中一些是軍隊的剩餘裝備。退伍軍人加入了暴力極端主義組織,這些組織在過去10年裡成倍增加。不到10%的美國人曾在軍隊服役,但因涉嫌1月6日攻擊國會大廈而受指控的人中有12%有軍事經驗。
 
當然,美國軍隊是我們社會中最專業、最愛國的部分。我們穿制服的領導人們始終如一地捍衛法治,包括反對一名試圖破壞選舉的總統。問題的根源在於,他們所在的機構已變得多麼臃腫,他們多麼頻繁地被濫用。
 
我們必須正視軍隊做不到的事情。我們應該把資源分配給其他能使國家變得更有韌性、更繁榮、更安全的組織和機構。回歸擁有一支小的和平時期軍隊的大國的歷史,將使我們受益。
 
轉自:紐約時報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