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途末路:「香港邊城青年」發起人何泳彤倉皇潛逃 ●

「獨」途末路:「香港邊城青年」發起人何泳彤倉皇潛逃
政治   6/30/2020

「香港邊城青年」發起人何泳彤,於6月4日從香港機場離境,在荷蘭阿姆斯特丹短暫停留之後即消失隱匿。與其同機離境的男友陳家駒已轉往英國潛逃,估計何也同行。何稱「自己小時候就接受父親啟蒙,了解「六四」事件,全家人都支持抗爭者」,最終卻選擇在「六四」當天掩護下悄然出逃。這令無數港青大跌眼鏡,原來她熱血沸騰的口號僅是喊喊而已,臨近脫逃比誰都快!
 
「亡命鴛鴦」相約在6月4日潛逃
 
知情人士透露,何泳彤是6月4日乘搭荷蘭皇家航空KL888號航班飛往荷蘭阿姆斯特丹的。同機前往的還有其現任男友,「港獨」組織「學生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原先被控參與非法集結罪保釋候審的陳家駒,隨後也已在其臉書貼出「階專三走先」的留言,「階專三」是陳家駒在網上流傳的「港獨分子撲克牌」的數字代號,留言暗示此次逃亡計劃已經實現既定目標。
 
1997年出生的何泳彤性格怪異,5年前在香港中學畢業後赴台,到中國文化大學修讀哲學系及美術系。去年修例風波期間,她與數名「港獨」同學共同發起「在台港生及畢業生逃犯條例關注組」並隨後成立「香港邊城青年」組織,多次在台灣舉行反修例活動,大肆污蠛《逃犯條例》。
 
陳家駒去年6月中旬前往台灣出席所謂反修例活動期間與何泳彤認識。由於「臭味相投」,陳家駒很快就與何泳彤打得火熱,不久後更拋棄女友,與何泳彤發展成為情侶。誰也不曾設想何泳彤會在6月4日落荒出逃。此前在接受媒體探訪時,她曾表示,自己小時候就接受父親啟蒙,了解「六四」事件,全家人都支持抗爭者。她還振振有詞地說:「無論是否害怕,我會去說我想說的話,是我的權利,跟政府打不打壓我沒關條。如果真要打壓我,我覺得也沒有害怕的理由,因為前線那些人在遭受子彈,那你在怕甚麼?」但她最終還是狠狠地打了自己的臉,作為一名所謂的抗爭者,她卻選擇在這一天與「露水鴛鴦」陳家駒一起潛逃出境、亡命天涯,辜負了她口中「在前線遭受子彈」的那些人。
 
害怕秋後算賬選擇逃離台港「逃生」
 
何泳彤與陳家駒這對「亡命鴛鴦」離港潛逃,是繼黃台仰、李東升、楊逸朗、梁繼平、鍾雪瑩後,再有「港獨」組織及「港獨」分子潛逃,也令一度氣焰囂張的「港獨」組織頭目買少見少。究其原因,內心的恐懼已經難以掩蓋。
 
據接近何泳彤的知情人士透露,去年以來,何泳彤不斷在台灣中國文化大學校園內散播「港獨」思想,煽動仇恨,挑釁陸生,引起校內學生不滿及抗議。在隨後的居台期間,經常有政界人士找到她,還有不少藍營媒體探訪和報道她,像是突然有強烈的聚光燈打在自己的身上,讓她感覺到詭異與壓力;她甚至一度懷疑,自己租住在文化大學美食街的房子也讓人盯梢監視著。日復一日的緊張情緒,讓她變得杯弓蛇影,據言她曾向身邊人抱怨,即使台灣目前處在民進黨執政之下,但似乎也逃不出中國。台灣非安全之地,香港青年客居台灣不會有長久安寧,也無法有正常的生存。
 
因為害怕,何泳彤在台灣還沒拿到學位和畢業證書的情況下,就匆匆逃回香港。因在台期間負責與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對接,募集頭盔等黑暴物資活動,寄到香港支持黑暴,她原本以為自己為「反修例」行動做出了重大貢獻,返港之後在反對派的庇護之下應該當下無憂。但沒曾想,港區國安法就這麼橫空出世,反對派一時雞飛狗跳、倉皇失措,猶如一盤散沙,自身尚且難保,更遑論為暴恐青年撐腰保全。連港獨大佬黎智英的心思,都已然轉變為如何出逃避難。在引路無人、求助無門之下,何泳彤的心裹也就開始醞釀出逃大計,潛逃以求自保。
 
5月30日,從台灣返港的何泳彤以原「香港邊城青年發起人」的身份接受媒體訪問,指港區國安法已令許多人為避免被秋後算賬而考慮「逃生」。她還透露「家人十分擔心她」,而港區國安法未來通過實施亦令她多了考慮,擔心言行觸犯法律,暗示或將再次離港。
 
「香港邊城青年」分崩離析成了爛蘋菓
 
知情人士透露,因何泳彤而一時出了名的「香港邊城青年」,其實內訌不斷,爭權奪利。由於何泳彤非常傲慢,獨斷獨行,經常與組織內成員發生口角,引起眾成員的不滿,最終其發起人職位也遭受手足的罷免。遭受除名後,何認為缺乏她「擔大櫟」的「香港邊城青年」已是光芒不在,後天難補,無剩下多少影響力。但一邊看扁「香港邊城青年」的何永彤卻在罷免之後,仍多次使用「香港邊城青年」幹部身份出席活動和接受訪問。而「香港邊城青年」則多次發表聲明撇清與其關系。看來,「 香港邊城青年」其實是一個爭權奪利、沽名釣譽的藏污納垢之處。何泳彤貪名,「香港邊城青年」組織寡義,均是曱甴之流。
 
轉自:香港大中華通訊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