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總統談新聞自由 ●

評論   1/17/2013

孫家震

在壹傳媒被兩大集團收購後,言論自由就被社會炒的沸聲揚揚,不斷的有許多學生和社會人士大力批判和遊行的方式來告訴馬英九這樣的決定是否真的正確,姑且不論壹傳媒背後的大老闆是誰,至少這樣的媒體不偏藍也不偏綠的情況或多或少都給社會一種中立且超然的態度來面對社會大眾,不論演藝圈也好,政客也好,會是隱藏在後面操控一切社會現象的藏鏡人也好,這樣許多社會角落真的需要靠媒體的挖掘才能帶給社會新的面貌。至於馬英九出來解釋台灣對於新聞的言論自由一直都是贊成且支持的,還舉了國家法律規定中,有公平交易委員會和國家通訊兩大部門維持著台灣社會的公平性,這樣的獨立機關所處的委員們都是專家和學者組成的。這樣的回應就產生了很多的問題。

公平委員會和國家通訊兩部門的委員們如何產生的。

兩個部門都屬於行政院管轄,而兩部門的委員都是由行政院自行召集而成立的,換句話說就是依靠執政黨的意思來組織,這樣就有很大的諷刺,公平委員會對於企業和社會現況所產生的壟斷和寡佔做適當的處理,而國家通訊剛好就是管制整個國家媒體的老大,一個壹傳媒要販賣怎可能不是一件大事,竟然還被挖掘出由中信集團和台塑集團出資買下,且這些資金中卻有旺旺的中資在,這等離譜的天大笑話讓整個國家通訊部門到底做何感想,還是說壹傳媒的販賣從頭到尾都由政府做頭來操盤一切。由行政院放任壹傳媒的讓與,誰出資金都無所謂,主要是經營權歸政府就好,這不難想像自從馬總統偏靠老美後,壹傳媒在台灣的作用就變成多餘的,不論收購的資金誰來出,最後都由國家來接收。

台灣傳媒真的有給人民自由感嗎?

在表面上,學生和社會一般大眾都認為壹傳媒就代表著社會的正義,但是反過來想想為何台灣的電視台始終沒有能通往全世界的媒體,反觀中國大陸的電視台,可以觀摩全世界的新聞和各種言論的媒體,台灣的電視台卻只能播放國內的打打殺殺和不關緊要的小小社會案件,這樣也算是箝制新聞自由嗎?還是說目前台灣的新聞取向大都是按照國家給的新聞目標來挖掘和報導,像是之前的釣魚台事件,中國大陸的鳳凰電視台一直報導釣魚台的歷史變革和日方最新的動態,反觀台灣根本毫無建樹,只報導著有多少保釣人士前往,這樣的差距根本就是台灣政府一手掌握新聞的挖掘方向,何來自由可言,如今壹傳媒可說是功成身退,可是在社會眼中卻將焦點擺在是否為中資的問題,毫不考慮本身台灣自己報導的方向,馬英九認為這樣做可以控制大部分人民的思考方向,台灣既可憐又可悲。

台灣的新聞言論自由說穿了根本是政府一手操弄,陳水扁上任後,不敢大動作的鉗制新聞的發展,包括挖掘的方向和應該報導的尺度,可是自從給了馬英九上台後,卻暗地裡限制了新聞的報導方向,表面說有政府機關公平公正的委員會來審理和控制,可是掌握權集中在總統的手中,這次的壹傳媒就因為學生大舉的抗議導致教育部的重視下,才會引發社會的高度關注,但是換個角度思考,馬英九已經向老美學習了如何有效控制人民的思考方向,就算有所衝突也能及時控制,封閉電視台的報導方向和新聞播放的事件導向,都可以時時刻刻的引導人民思考,這樣的舉動真的是台灣人民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