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法正義開天窗,「空心菜」治下臺灣恐成犯罪天堂 ●

要聞   2019/10/31

港女箱屍命案兇嫌陳同佳23日已就洗黑錢罪刑滿出獄,原擬在牧師管浩鳴陪同下乘搭航班赴台自首。但民進黨和蔡英文政治淩駕法治,態度反覆、諸多阻撓,故陳同佳赴台之日遙遙無期。此案料已形成司法正義的空窗,有識之士驚呼:「台灣的民主法治,經不起一件命案的考驗。民進黨和蔡英文在政治精算的同時,已同步埋葬司法主權。照這樣下去,爾後殺人都到台灣好了,台灣將成犯罪天堂。」
 
自行投案本是最好的安排
 
今年20歲的陳同佳涉嫌在去年2月在臺北酒店內殺害同為香港籍並懷有身孕的女友潘曉穎,隨後潛逃回港。
 
陳同佳一案,觸發香港政府啟動修訂《逃犯條例》以及後續震驚國際的香港「反送中」示威。知悉自己為香港社會帶來的巨大創傷,陳同佳出獄後,向在台灣殺害的女友潘曉穎家人,以及港人鞠躬道歉,並且親口向公眾表示願意赴台灣「服刑受審」。
由於台港之間沒有司法互助協議或引渡協定,也無從遣送陳同佳來台受審。陳同佳主動赴台接受司法制裁,本來是讓公義昭張的最妥當安排。最簡單的做法,就是登上飛往台灣的台籍客機,然後在「這一移動國土」上由台灣司法人員進行逮捕作業,完成罪犯偵辦的必要手續。
 
從國際通行的規則看,疑犯自願到犯罪地自首,在法理上及法律程式上完全不存在任何障礙。基於打擊犯罪、彰顯公義的原則,對被通緝者自願自首的全球通行做法,皆是儘快接收。
 
拒絕陳赴台受審並不合理
 
可是,民進黨政府機關算盡,把事情化簡為繁,反反覆覆,設置多重障礙,以盡量撈取政治本錢,又要陳同佳親自去台灣駐港機構申請入台證,又要港府締結兩地司法互助安排,藉此拖延,然後把責任硬卸給港府。
 
對此,法律界人士認為台灣拒絕陳赴台受審並不合理,也不符合司法獨立。此前有執業律師向BBC中文發表評論意見說,該案件發生地在台灣,領域範圍內有司法管轄權,既然被告願意到台灣接受司法審判,為何不呢?這是很奇怪的做法。
 
該律師認為,雖然台灣和香港之間沒有司法互助與引渡協議,被告若願意到台灣,台灣仍沒有理由拒絕。
 
《刑法》規定,在中華民國領土內犯罪者,適用本國刑法。陳同佳在台灣殺人,所有筆錄、舉證在台灣,當然由台灣受審,台當局應該開大門歡迎才對。民進黨上下一致紛紛以政治力精心操作、時機不妥、政治牧師,甚至筆錄等的問題,期期以為不可送台,但委實立論薄弱,找不到一個不收在台涉嫌殺人案件嫌疑犯的合適理由。
 
前總統馬英九也表示,在陳同佳自首一事上,幫受害者討回公道是普世價值。
 
政治算計淩駕司法正義
 
積極破案,令死者沉冤得雪,是每一屆有良知的政府的應有之義。台灣政府去年12月曾稱,已採集證據及調查完畢,獨缺疑犯口供等關鍵證據。如今疑犯主動自首,台方卻千方百計地要將他拒諸門外。試問,蔡英文政府為何如此忌憚陳同佳來台受審?
香港修例風波發生以來,台灣政局完全被香港的煙硝掩蓋,民進黨的政策失利、人謀不臧、師心自用皆遭遮蔽。這種情況下,一旦陳同佳來台受審,不僅各界將把注意力轉移到台灣的審判程式,民進黨更擔心修例風波的煙幕可能因此消散。
 
正因為如此,蔡英文存心阻擾,一再表演「變臉」絕技,一時胡說此案策劃於香港,要求港方繼續羈押追訴;一時指摘陳同佳是「被自首」,香港政府「推卸責任,主動放棄司法權,別有用心」;一時說派人到港「驗證」人犯身份並將其押解台灣,企圖越境執法;一時說對陳同佳只有「逮捕」,沒有「自首」。民進黨的說詞一日三變,但有一個重要細節沒有變,台灣將陳同佳及擬陪同赴台人士列入了「管制名單」,拒絕入境。
 
細心的人都看得清楚,對這件司法個案,港府多由「律政司」響應,但台灣一直以陸委會處理此案,也可見其早已將此定性為政治問題。陸委會雖然負責處理港臺事務,但本質是政治窗口。蔡英文政府由陸委會站在第一線,且充滿政治語言,明顯是以政治淩駕於司法問題。難怪媒體人士戲言,台灣的法務部門已淪為「法律為政治服務的部門」。
 
猶記得,蔡英文在上臺之時曾高舉「司法改革」的旗號,現如今,在其競選連任的大計裡,「司法正義」也只是工具而已。也罷,陳同佳案好比試金石,證明台灣的民主法治如同蔡英文的法學博士文憑一樣,都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