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斯裡蘭卡垃圾事故倒逼政府下決心解困境 ●

斯裡蘭卡垃圾事故倒逼政府下決心解困境
要聞   2019/7/8

隨著首都可倫坡的城市化發展,斯裡蘭卡在內戰結束的數年後面臨垃圾治理問題。受種種因素制約,作為發展中國家的斯裡蘭卡在垃圾分類、回收利用方面進展緩慢。然而,2017年發生在首都郊區的垃圾填埋場滑坡事故,倒逼當地政府下定決心採取措施解決垃圾困境。
 
垃圾填埋場已“超載”
 
站在斯裡蘭卡最高的蓮花塔上眺望,舉目之下“最壯觀的建築”竟是一座垃圾山。這看似荒誕的一幕在斯裡蘭卡、印度、孟加拉等國並不罕見,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南亞地區城市化發展所面臨的垃圾困境。
 
據斯裡蘭卡中央環境管理局披露,截至2017年,可倫坡郊區這座占地9公頃、高達91米的米陶特穆勒垃圾填埋場30年來傾倒了2300萬噸垃圾,並以每天近千噸固體垃圾的速度增長,這遠遠超出了填埋場的負荷能力和設計高度。儘管填埋場附近居民因環境問題多次向當地政府投訴,卻鮮有下文。
 
據報導,垃圾處理一直是斯裡蘭卡政府的難題。當地政府早在2000年便出臺了固體廢棄物管理國家戰略,卻收效甚微。而且,由於政策的不連貫性,當地政府鼓勵宣導的垃圾分類收集工作並沒有落到實處。
 
近年來斯全國廢棄物產量不斷攀升,2013年已超過每天1萬噸,處理設施的嚴重落後引發環境污染等各類問題,甚至發生垃圾山坍塌導致民眾傷亡的慘痛事件。
 
2017年4月14日,正當僧伽羅人歡度傳統新年的時候,連日降雨致首都可倫坡郊區的米陶特穆勒垃圾填埋場發生滑坡事故,40多個附近居民的棚屋被埋,導致32人喪生、8人失蹤、100多人受傷。
 
推行簡易垃圾分類
 
這起慘痛教訓倒逼當地政府下定決心採取措施解決垃圾困境。擺在斯政府面前的首要問題是如何處理垃圾。最初斯政府計畫建設垃圾焚燒發電廠,但是當地廚餘垃圾占比過半且水分多,這意味著焚燒垃圾的成本高昂。
 
鑒於此,斯政府開始推行簡易垃圾分類。按照新規,居民需要對固體垃圾和廚餘垃圾進行分類。廚餘垃圾將被送到堆肥場,使有機“廢料”降解為“肥料”。而環衛工人將對固體垃圾進一步分類,篩選出廢紙、金屬、玻璃等可回收垃圾。同時,斯中央環境管理局也在全島開拓了30多個垃圾填埋場、150多個垃圾回收站以及若干個堆肥場。由於斯裡蘭卡沒有處理電冰箱、電腦等電子垃圾的設施,這些垃圾會被收集並出口到其他國家。
 
為減少塑膠的使用,2017年9月,總統西裡塞納下令禁止售賣塑膠包裝袋,並禁止焚燒含塑膠的垃圾。違法者將被罰款1萬盧比(約390元人民幣)以及監禁兩年。此外,斯政府還在首都的個別公寓和學校推行垃圾分類試點項目,計畫在未來提供示範和借鑒,以此進一步推廣垃圾分類。
 
文化差異難以管理
 
文化差異使斯裡蘭卡的垃圾處理方式異於其他國家。具體而言,斯裡蘭卡深受殖民文化、佛教文化和熱帶地區特色等因素的影響。
 
例如,受英國殖民文化影響,可倫坡市區居民家庭普遍由傭人負責倒垃圾。所以除了少數商店和酒店,斯裡蘭卡並沒有公共垃圾箱,這引起一些遊客的尷尬和不適。按照規定,斯裡蘭卡居民的垃圾桶只能放在院子裡,不能擺放在街道或自家門口。而在沒有傭人的工薪階層和普通家庭,家中長輩或家庭婦女就要在上班時間承擔這項工作。
 
受佛教文化影響,有的斯裡蘭卡人會把廚餘垃圾擺放在木盒裡施捨給附近的動物,烏鴉和老鼠都是常客,這也因此加劇了“四害”的孽生繁殖。
 
斯裡蘭卡地處熱帶地區,垃圾的腐爛速度很快,與之相比,當地的生活節奏慢,工作強度低,可倫坡市政環衛工人隔一至兩天才上門收垃圾。因此,在可倫坡經營餐廳的華人業主每天要花錢請人上門收垃圾。
 
中國團隊帶去希望
 
斯裡蘭卡的垃圾處理問題迫在眉睫,中國公司承建固體廢物處理廠來化解難題。由中國港灣工程有限公司承建、中交第四航務工程局有限公司等單位元參與建設的可倫坡城市固廢處理專案於2018年2月在普塔勒姆地區啟動。
 
據此前報導,隨著第一階段7200平方米垃圾填埋庫區2019年2月底竣工,這座斯裡蘭卡首座固廢處理廠目前已經具備每天600噸垃圾的處理能力。到2020年專案全部投入使用,可倫坡地區全部的固體垃圾都將轉運至此處理。
 
斯裡蘭卡政府近年來很重視環保問題,並推行了一系列嚴格環保政策。如何確保垃圾填埋後不會對周圍土壤造成污染,成為考驗中方建設者的又一難題。目前,與填埋場僅一壩之隔的滲濾液調節池已經完成施工。當專案整體投入使用後,經過一系列物理、化學處理的廢水有望達到斯裡蘭卡一級排放標準,直接用於普塔勒姆地區的綠化灌溉。
 
斯裡蘭卡中央工程顧問局可倫坡城市固體廢物處理項目現場負責人伯圖維拉說,感謝中國團隊這一年來的辛勤付出,在斯中雙方的共同努力下,斯裡蘭卡嚴重的垃圾堆積問題已經有瞭解決的曙光,期待此類專案能夠推廣到斯裡蘭卡更多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