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亂港分子組團赴臺求收留遭遇冷處理台當局:政治兇器,用完拋棄 ●

亂港分子組團赴臺求收留遭遇冷處理台當局:政治兇器,用完拋棄
政治   2019/12/11

修例風暴引發的黑色暴動仍未平息,一部分黑衣暴徒正在積極謀劃逃亡,四處尋求政治庇護。
      
近日,由香港浸大學生會、嶺大學生會、教大學生會及中學生激進組織「學生動源」召集人鍾翰林組成的「 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赴台,在「台獨」政黨「時代力量」的陪同下,到台灣「 立法院」召開記者會,希望民進黨蔡英文當局能夠為計劃赴台的亂港暴徒提供庇護。
      
然而,受邀出席的台陸委會港澳處、「移民署」及「教育部」集體缺席記者會,計劃之外但卻意料之中地遭遇台灣當局的冷處理。被過河拆橋的亂港暴徒惱羞成怒卻無計可施,前途未卜後路已堵,淒然獨嘗冇人要的苦楚滋味。有法律界人士坦言,與所有違法犯案行為事後對「作案兇器」的處理規律一致,接受台灣幕後指使的亂港暴徒,作為民進黨當局的政治兇器,用完拋棄是唯一的結局。
      
未曾打算兌付的政治空頭支票
      
自香港發生反修例活動,台灣政壇屢屢用香港議題爭取媒體曝光,多數時間言必「撐香港,要自由」,口口聲聲說要做香港靠山,鼓勵香港青年們衝撞第一線。亂港暴徒對台灣政棍那句「港人沖前線,台灣做後勤」的響亮口號記憶猶新,但只在轉瞬之間,他們憂傷地發現,台灣的「後勤大門」從未為他們開啟過,漂亮的口號,只是民進黨當局一張未曾打算兌付的政治空頭支票。
      
記者會上,亂港暴徒的代表們表示,來台尋求庇護者目前只能透過短期停留方式留在台灣,不能隨意租屋、工作,許多抗爭者更因為年紀太輕,不符合報考大學年齡,讓他們在台港之間進退兩難。
      
雖然《港澳條例》第18條明定「因政治因素而致安全及自由有緊急危害的港澳居民,政府得給予必要之援助」,但台灣當局至今仍未具體說明如何判定緊急危害、由誰判定,判定後的具體協助又包含哪些項目。條例發布至今,並沒有任何一位港澳居民透過此條例得到台灣當局幫助。反送中運動開始至今,亦是如此。
      
香港嶺南大學學生會長陳穎茵還補充指出,現行的香港學生專案交換學生計劃幫助很有限,香港學生只有旁聽、沒有學籍也沒有學分,並且可居留期限很短。
      
香港中學生激進組織「學生動源」召集人鍾翰林也表示,到目前為止,台灣當局還沒有明確的管道,告訴港生如何來到台灣就讀,包括政治庇護。種種問題,導致港生來台尋求庇護困難重重。
 
台政棍只在意收割選票紅利
      
正是基於此前口惠而實不至的政治空頭支票,亂港暴徒的代表向台灣當局提出訴求,希望台灣當局確立完善制度進行人道救援,盡快制定《難民法》。
      
然而尷尬的是,受邀出席記者會的台灣官員很有默契地集體缺席,現場也只有幾家台媒到場。氣氛十分冷清,各家發言猶如自說自話。
      
瞭解內情的人士稱,陸委會缺席是因為主委陳明通沒有批准,「移民署」則是以陸委會缺席為由也拒絕出席,「教育部」至今未給予缺席理由。
      
隨後,蔡英文4日晚出席青年論壇回應是否立《難民法》幫助香港人時,不但聲稱《港澳條例》就足以幫助目前需要幫助的香港人,還冷血表示,「不用動用到立《難民法》」。但2015 年代表民進黨參選台灣地區領導人的蔡英文,外交政策第三點直接挑明,「建立法律機制,使台灣能參與國際社會協助難民的援助計畫」,與現時的她猶如天壤之別。
      
對於「 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在台被「冷落」一事,台當局從頭至尾都沒有給出任何解釋。而不管是以何種理由,對於此前頻頻隔空喊話、加油鼓勁的亂港暴徒,此番避而不見,互動層級及頻率主動降維,台當局要傳達的資訊已經十分明確,那就是「 亂港暴徒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台灣不需要,也不會應亂港暴徒所請,落實難民法」。
      
這也印證了「台獨」政棍、「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在當天的記者會上所言,民進黨當局因為「 香港事件」在這次選舉中「撿到槍」,在收割完選舉紅利後,就把槍丟了。
 
政治兇器的結局必是丟棄毀滅
      
外界盛傳台灣是支持今次香港暴亂的一個主要外部勢力,隨著民進黨在香港暴亂問題上抽水成功,2020年1月11日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蔡英文自感勝券在握。而既然目的將達,也就犯不著再假意支持亂港暴徒。
      
瞭解內情的人士稱,依照民進黨政府的精明算計,若全部收留以千計的亂港暴徒到台灣讀書及就業,人數規模委實龐大,而且是長期的沉重負擔,無怪大小官員全部閃避。
      
在此之前,參與反修例黑色暴動的一些暴徒, 可能懷有一種不切實際的幻想,以為他們背後有台灣等外部勢力的支持,可以肆無忌憚地在香港搞破壞,最終可以逃往台灣等地,逃避法律的制裁。現在看來,這種想法可以說是很傻很天真。
      
民進黨蔡英文當局,只是為了選舉需要,利用香港的黑色動亂來烘托自己的選情。亂港暴徒在他們的眼中,不過是可以利用的棋子和工具而已。亂港暴徒逃出香港、去往台灣,對於他們來說,立即變成無用的垃圾,毫無理由花錢花資源加以收留。因此,作為民進黨當局的政治兇器,亂港暴徒被「用完拋棄」是唯一的必然結局。
 
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在台灣遭遇冷待,早在各界的預料之中,只是那些黑衣暴徒還蒙在鼓裡。暴徒們看到此局面,真應該清醒了。
 
轉至香港大中華通訊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