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英文執政十大民怨 ●

蔡英文執政十大民怨
政治   2019/9/26

蔡英文執政以來台灣社會輿論民怨較為集中的十個議題,按照社交媒體關注度的排名十大民怨如下:
 
1、蓄意製造兩岸緊張,走“親美抗中”路線激化兩岸關係。兩岸關係一直是民進黨執政的“罩門”,蔡英文執政以來,雖然在上任之初維持了兩岸關係表面上的穩定,但很快從“冷和”演變為“冷戰”。蔡英文、民進黨全面採取“反中抗中”策略,兩岸議題的民怨主要可以概括為以下四點:一是痛斥蔡英文操弄統獨、兩岸對立是騙選票伎倆,但反而會招致大陸“急統”,批蔡才是真正消滅“中華民國”的人;二是批評蔡政府大肆打壓兩岸交流,限制、抹黑藍營參與兩岸交流交往活動,但卻對綠營和大陸交往、做生意賺錢不聞不問,是典型的雙重標準;三是指責蔡政府推行“去中國化”和“文化台獨”,推行“奴化”親日教育,把台灣社會的思想文化基礎搞亂;四是批評蔡英文“親美遠中”的路線帶來台灣經貿發展失衡,大陸惠台紅利減少,中美貿易戰下押寶美國更是帶來極大風險。
 
2、執政用人頻頻出包,“高雄幫”、“最貴實習生”惹眾怒。蔡英文執政以來,其執政團隊重用親信、心腹亂政,“綠色利益集團”藉執政之便大肆撈取公營事業大量利益,不僅廣為藍營和中立陣營詬病,綠營內部也大為不滿,一連串用人失誤甚至釀成了九合一敗選導火索。一是蔡英文嚴重依賴親信甚至親友“治國理政”,如執政之初重用“老藍男”財經閣員遭到綠營質疑、表姐林美珠擔任“勞動部長”並在卸任後轉任金融機構董座;二是以“新潮流系”、“高雄幫”為主體的陳菊系統官僚集團壟斷台灣重要部門及公營單位,引發民眾極大反感,成為貪腐集團代名詞,特別是原高雄市副市長、“交通部長”吳宏謀為“普悠瑪事件”下臺後,又接任中華郵政董座,成為不分藍綠撻伐的對象;三是粗糙拔擢“綠二代”,如力挺吳音寧任職北農、派“口譯哥”趙怡翔任職駐美代表處等,尤其是吳音寧引發的爭議正是“韓流”的緣起。
 
3、勞資議題進退失據,“資進黨”引綠營傳統支持者寒心。勞資議題輿情在蔡執政三年來的特徵主要有以下兩點:第一,民怨持續時間長、爆點多、影響大,從林全推動“一例一休”觸發企業界怒火,再到賴清德上任後重修“勞基法”引發勞團上街頭抗爭、“小綠”時代力量倒戈,持續時間貫穿蔡首個任期前半部分,而從華航罷工到長榮罷工則是直接影響民眾生活,更是引來社會高度關注;第二,與經濟民生切身相關,勞資關係事關最低工資、青年低薪、薪資“凍漲”等島內經濟發展“老大難”問題,民眾怨氣難消,在節點性事件影響下,民眾對現實不滿很容易轉嫁至對當局的憤怒。
 
4、年金改革觸發激烈衝突,藍營和軍公教群體獲得動員力量。年金改革所引發的劇烈社會衝突主要集中在2017年上半年,但年改所積累的民怨和影響一直延續至今,且不斷累積、發酵,不僅造就了去年九合一選舉民進黨的大敗,也意外催生“韓流”,以退休軍公教為基礎的支持者構成了“韓粉”的重要組成部分。年金改革議題輿情在2017年4月“八百壯士”包圍“立法院”、繆德生不慎墜亡之後迅速激化,成為台灣主流輿論焦點,8月“反年改”包圍世大運開幕式達到最高點之後逐漸平息。不過,年金改革對軍公教群體切身利益的負面影響,讓民怨在該群體持續發酵,並且對蔡政府產生了直接、激烈的仇恨情緒,進而成為藍營基層動員力量的重要來源。
 
5、轉型正義實為清算,討黨產、查“附隨組織”上演鬧劇。
除了年金改革以外,蔡英文執政推行的轉型正義也是在藍營引起較大民怨的議題。藍營輿論普遍怒斥蔡政府打著“促轉”旗號行清算之實。不過,促轉還是在綠營輿論普遍得到肯定,甚至少數深綠認為促轉做得“還不夠狠”。輿論對轉型正義的批評和質疑主要有以下三點:一是民進黨借促轉建立一系列“黑機關”,如促轉會、黨產會,事實上就是擴大預算編制、豢養綠營人馬,實質是一種政治分贓,更是自我賦予所謂搜查權、闖入藍營智庫“調查”,形同政治鬧劇;二是以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秘密錄音外洩為節點,藍營民眾對該議題憤怒達到頂點,痛批民進黨打擊清算國民黨手段如此囂張跋扈,而以此事件為標誌,蔡政府後續在促轉議題上明顯收斂;三是民進黨除了追討國民黨黨產之外,還對“婦聯會”、“救國團”等所謂“國民黨附隨組織”持續展開司法追查、輿論攻擊,同樣升高了藍營支持者對民進黨的不滿。
 
6、新南向淪為歪門邪道,揮霍預算、引進黑工招致擔憂。“新南向政策”是蔡英文上臺後力推的“外交”政策,也積極在“內政”方面配套施行一系列舉措。而“新南向”三年多來,台灣主流輿論評價很低,雖然離一般民眾切身利益有一定距離,但還是不同程度引發民怨。圍繞新南向的民怨主要體現為以下四個部分:第一,“新南向”的核心是“外交”,但在當前兩岸關係下,台灣當局根本沒有“國際空間”,故三年來台灣與東南亞各國政府交往四處碰壁,也根本無法實質性參加東南亞區域組織活動;第二,“新南向”造成大量行政資源浪費,巨額預算被投入在涉及東南亞的補助、基金會、項目上,實際上也是綠營的政治分贓,近期韓國瑜就登革熱疫情質疑蔡政府“寧與外人、不與高雄”就集中體現了上述民怨;第三,民進黨以“新南向”為幌子推動文化台獨,灌輸台灣是“東南亞國家”意識、在中小學推行東南亞語言教育,推動“去中國化”進程;第四,蔡政府大量引入東南亞人製造嚴重社會問題,如開放學生來台,卻演變為島內黑心業者將東南亞職校學生變為“黑工”,再如東南亞移工在台犯罪等問題,皆成為眾矢之的。
 
7、草率釀成公投亂象,一己之私操弄“公投牌”引火燒身。蔡英文執政後,先是在2017年底修改“公投法”降低公投門檻,但2018年九合一選舉出現十幾個公投同時表決、投開票遭到嚴重幹擾的“公投亂象”之後,今年6月又再次修改“公投法”提高聯署要求、取消綁大選機制。民進黨草率、反復操弄“公投牌”,不僅沒有為其鞏固權力帶來助益,反而操作失敗遭到各陣營痛批。針對公投亂象的批評可以概括為以下四個部分:第一,指責民進黨把選舉政治當兒戲,“公投變爆投”讓去年九合一選舉邊開票、邊投票,成為“民主政治之恥”;第二,批評民進黨操弄民粹反引火燒身,如鼓吹台獨的“東奧正名”公投遭到否決、再如“反核食”公投通過後嚴重影響台日經貿關係;第三,部分原本親綠團體批民進黨修改“公投法”的實質是“鳥籠變狗籠”,依然與當初民進黨的承諾相距甚遠,極獨團體甚至抗議民進黨不積極推動獨立公投;第四,擔憂公投門檻降低後為各種“台獨”打開方便之門,衝擊台海和平紅線。
 
8、專制濫權打壓異己,“拔管”、鉗制輿論遭控“綠色恐怖”。“綠色恐怖”是蔡英文執政三年來台灣政壇和輿論的關鍵詞,民進黨藉執政之便利用手中權力打壓異己、鉗制輿論,不僅引起藍營極大憤怒、主流民意高度反感,也得罪民進黨內“反蔡”和深綠勢力。蔡英文在專制濫權方面引起民怨高漲,主要有以下三條主線:一是不尊重乃至踐踏制度程式,如延燒已久的“拔管案”,賠上三任“教育部長”,當局公信力面臨嚴重危機,如蔡英文個人優先、派系利益優先,為了鬥倒賴清德強勢修改黨內初選規則,並且引來初選民調作假質疑,再如強勢安插敗選縣長李進勇就任“中選會主委”,引發輿論對“中選會”中立性的強烈擔憂;二是向媒體施壓、鉗制輿論,如蔡英文拋出所謂“假新聞”議題針對藍營媒體、NCC(通傳會)向藍媒施壓開罰單等,如獨派大佬郭倍宏被民視高層逼退,也被深綠輿論認為是蔡英文向獨派下手,再如利用公帑豢養“網軍”對黨內外競爭對手發動攻擊;三是構築所謂“民主防護網”,大肆“抓共諜”,動輒以“國安”旗號限制和管制兩岸交流,被批回到冷戰戒嚴時代。
 
9、迎合民粹支持同婚,宗教團體、保守勢力反彈激烈。同性婚姻議題一直是綠營標榜“自由進步價值”的一張牌,民進黨2016年執政後,同婚團體一直催促蔡政府落實同婚合法化,但礙於社會傳統與民意壓力,蔡政府行動緩慢,故遭到同婚團體和部分青年支持者的抗議。去年九合一選舉後,為了挽救選情、喚回青年支持者,蔡政府快速推動同婚專法通過,在獲得不少年輕人支持者的同時,也引發宗教團體、保守勢力強硬反彈。輿論對同婚的批評可以歸納為兩點:第一,推動同婚專法手段粗糙,特別是當去年九合一選舉“反同公投”通過後,蔡政府以文字遊戲方式繞開反同民意,討好、迎合民粹,充滿政治操作;第二,同婚與中華傳統文化、西方基督教文化均存在不同程度衝突,此番修法同時得罪了島內中老年群體、宗教團體,尤其是上述團體中不少是傳統民進黨支持群體,故推動同婚專法雖然能夠贏得青年人支持,但對民進黨2020選情仍有衝擊。
 
10、個人形象脫離群眾,多次出現輿情爆點但後續修正。2016年上任前,蔡英文一直以理性溫和的財經學者精英形象示人,也被賦予“改造”民進黨文化的期待。蔡英文執政後,其個人形象多次“崩壞”,而個人形象正是民眾最“有感”的議題,故蔡英文數次因為個人形象問題爆發台灣社會整體民怨和憤怒。因此,關於其個人形象的民怨輿情規模很小,但爆發力最強、衝擊力最直觀,且與勞資、天災等其他高民怨議題具有交叉性、聯動性,故民怨程度高居首位。
 
近三年來,對蔡英文的個人形象主要在以下四部分引發民怨:一是言行脫離群眾、不接地氣,充滿“大小姐”做派,如上任後便僱私人廚師做法餐、勞資議題上失言稱“找你們老闆去”、外出考察戒備森嚴、乘裝甲車勘災等,都引發短時間出現“爆點”,讓台灣輿論高度充斥憤怒情緒;二是單身女性身份不具有領導人的同理心和同情心,如近期藍營輿論痛批蔡英文“不會為下一代著想是因為自己沒有下一代”、深綠中老年支持者稱“穿裙子的不適合當‘總統’、“蔡英文只是民進黨的媳婦”等;三是蔡英文臨場應變差、不善溝通,如不少網民諷刺蔡英文為“讀稿機”、對蔡英文“英文說得比中文好”十分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