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韓貿易爭端升級,可能在中國協調下緩和? ●

日韓貿易爭端升級,可能在中國協調下緩和?
政治   2019/9/19

日韓貿易爭端繼續升級。9月18日,韓國宣佈正式將日本移出出口“白名單”。
 
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當天公佈正式實施《戰略貨品進出口告示修訂案》。該修訂案將韓國交易夥伴分類從現行的甲、乙兩類,改為甲1、甲2、乙三類,享受出口手續簡化待遇的甲類國家(共29個國家)被分為待遇不變的甲1類和待遇下降的甲2類。“甲2”類別中僅日本一個國家,可見是專為日本“訂制”。
 
這次爭端源於7月初日本宣佈,對向韓國出口的三種材料加強管制,令韓國限於被動。兩國隨即邊吵邊談,沒有取得任何進展,8月28日,日本將韓國移出出口白名單。期間,韓國則向世貿組織控告日本、終止兩國軍事情報保護協定,這次也將日本踢出白名單。
 
國際間多數分析認為,文在寅政府上臺後,對日本漸趨強硬,兩國不僅在海上屢有小衝突,韓國政府還推翻了朴槿惠時期日韓達成的解決慰安婦問題的協定;韓國大法院判決日本企業應該賠償二戰期間韓國勞工。
 
安倍政府對此感到憤怒,認為兩國失去互信基礎,稱向韓國出口的某些敏感材料“流失到”其他國家,所以對韓國進行出口管制,挑起這次爭端。
 
也有分析認為,更深層次的原因是,韓國民間近年來左派(自由派)思潮強勁,越來越多的韓國人認為,1965年韓日關係正常化時期,日韓之間的一系列協定對韓國非常不公,因此有必要將其拋棄或者“清算”,而日本方面右翼勢力則不斷得勢。
 
因此文在寅和安倍兩人為了各自的政治地位考慮,也更加願意表現出強硬,而不會“服軟”。
 
新加坡的“亞洲新聞頻道”網站18日的一篇分析還指出,對待朝核問題的不同態度,也讓文在寅和安倍“漸行漸遠”。
 
文章認為,特朗普剛上臺時,對朝鮮態度很強硬,甚至以戰爭相威脅。當時日韓也都配合美國政策。後來特朗普對朝態度發生急劇轉變,文在寅本來就致力於改善南北關係,因此順勢積極推動韓朝關係和解,但安倍對朝一直持強硬態度。所以朝鮮成為韓日之間的“楔子”,兩國貿易爭端因此也難以緩和。
 
由於日韓兩國經濟依賴很深,儘管雙方的出口管制涉及產品不多,但民族情緒起來之後,影響卻比較深遠。汽車製造業受到的衝擊尤其明顯。韓聯社18日報導稱,由於兩國貿易緊張,韓國出現抵制日貨運動,8月份日系車在韓國的銷量大減56.9%。
 
日本《日經評論》18的一篇文章稱,鑒於爭端在短期內不僅難以解決,可能還會加劇,兩國汽車行業擔心目前的“晶片之爭”或蔓延到汽車製造,未雨綢繆,開始囤積貨物。韓國現代汽車要求好幾家日本零配件製造商增加提供產品,起碼要保證有三個月的存貨。日本著名的汽車零配件製造商,如電裝公司和百樂士公司,也決定增加向韓國出口。
日本的一些公司也有類似舉措。比如豐田和富士集團下屬的有關汽車配件生產的公司,
“提前”要求韓國方面增加零配件,要保證起碼供兩個月使用的存貨。
 
《日經評論》的報導認為,日韓兩國汽車行業高度相互依賴,出現“備戰備荒”的做法可以理解,這種情況也反映了日韓貿易爭端對兩國經濟影響的程度。
 
正如上文分析所言,兩國矛盾一時還看不到解決的“曙光”。有分析甚至認為,大概只能等兩國下一任政府上臺才能解決,或者起碼等文在寅和安倍兩人中的一人下臺,才會有轉機。
 
不過,澳大利亞的“東亞論壇”網站16日的一篇分析認為,也許在今年年底舉行的中日韓領導人會議上,在中國的協調下,日韓關係可能會有轉機。
 
這篇文章有點酸溜溜地說,日韓同為美國盟國,兩國出現矛盾時,特朗普政府無動於衷,如果最後真是在中國協調下關係緩和,真是有點諷刺意味。
 
當然,這篇文章作者也許忽視了,日韓雖然是美國盟國,但從地緣上來說,也都是中國近鄰,東亞三國之間的經濟聯繫也很緊密。更何況,三國之間還有深遠的文化淵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