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國人不喜歡特朗普,但需要英美特殊關係 ●

英國人不喜歡特朗普,但需要英美特殊關係
政治   2019/6/6

特朗普對英國進行國事訪問,再次令一些媒體關注英美特殊關係。
 
由於歷史淵源以及在語言、信仰和法律制度等方面的共同性,一百多年來,與其他世界大國之間的關係相比,英美兩國之間聯繫與合作更加緊密。
 
1946年英國首相邱吉爾把這一關係稱為“特殊關係”後,人們每提及英美關係,多會用到“特殊”這個詞。
 
整體來看,英美關係的特殊在國際關係中不斷得到體現。兩國在重大國際問題上經常協調合作,而且兩國首腦,如雷根和柴契爾夫人,克林頓、小布希和布雷爾之間的個人關係也很好。
 
值得一提的是,當年英國想加入歐共體(歐盟前身)時,法國總統戴高樂就是因為英美兩國關係特殊,擔心英國成為美國的“特洛伊木馬”,而阻止英國加入歐共體。
 
英國直到戴高樂卸任後才得以“入歐”。只是沒想到幾十年後又鬧著脫歐。
 
話說回來,英美雖有特殊關係,但也經常鬧矛盾,比如在蘇伊士運河戰爭、美國入侵格林伍德、英國阿根廷戰爭等問題上,兩國立場就不同。
 
奧巴馬在卸任時,也曾說他在歐洲最好的朋友是默克爾,而不是卡梅倫或特雷莎•梅。
特朗普上臺後,美國實行單邊主義,在伊核協議、氣候變化和貿易爭端等重大問題上,和英國立場有很大分歧。
 
而且特朗普是個喜怒無常、不可預測的人。他曾利用社交媒體,煽動英國的民粹主義、挖苦過特雷莎•梅,和倫敦市長薩迪克•汗對罵。就在這次到訪英國之前,他還說英國王妃梅根曾“令人討厭”。
 
因為這些因素,《華盛頓郵報》認為,特朗普這次訪問英國之時,正是“英美特殊關係處於最低點”之際,特朗普的訪問,“將會向世人展現美國和最親密的盟國之間不斷擴大的裂痕。”
 
果然,特朗普和特雷莎•梅6月4日舉行記者會時,依然不改其大嘴作風,對梅的脫歐政策指指點點,大肆攻擊英國反對黨黨首科爾賓和倫敦市長薩迪克•汗。
 
但是無論特雷莎•梅還是特朗普,都對英美特殊關係大加讚揚。此前一天英國女王在招待特朗普時,兩人也大談特談英美“偉大聯盟”的重要性。
 
因此有輿論分析,就算特朗普堅持單邊主義,英美關係也會繼續特殊。
 
美國有媒體打趣說,總體來說,特朗普這次訪問英國受到隆重禮遇,心情不錯,所以對英美關係也會特別重視。
 
“福克斯新聞”4日的一篇分析說,其實從個人角度說,英國女王並不喜歡特朗普,她隆重招待是因為特朗普是美國總統。儘管特朗普攻擊英國左派政黨人士,但英美特殊關係“超越了政黨之爭”。
 
美國《大西洋》月刊網站一篇分析說,英美特殊關係很牢固,並不會因為特朗普個人而受到動搖。
 
該文認為,目前來看英國特別需要這份“特殊關係”,因為英國如何脫歐、脫歐後怎麼辦,到現在還是未定之數,此時特別需要有一個有實力的盟友。
 
不過,美國“赫芬頓郵報”網站的一篇文章則認為,特朗普是個容易衝動的總統,在他當美國總統時,英美特殊能否保持,還要看英國首相是誰。
 
該文分析,特朗普和特雷莎•梅關係一般,這影響了英美特殊關係的作用。梅卸任後,保守黨內如果是脫歐派幹將伯里斯•詹森繼任並當上首相,那麼英美關係就會加強,因為詹森不僅會拍特朗普馬屁,而且在很多理念上和特朗普非常接近。
 
如果英國局勢繼續混亂,最後要重新選舉導致工黨上臺,科爾賓成為首相的話,那在特朗普時期,英美關係肯定就不會怎麼樣。
 
其實,美國總統和英國首相的個人“化學反應”固然重要,但套用19世紀英國首相帕麥斯頓的話說,國家之間沒有永恆的朋友,只有永恆的利益。
 
因此英美特殊關係能否經受住特朗普單邊主義的考驗,還是要看兩國長期戰略利益是否一致。從目前看,英國政要就是再不喜歡特朗普,也還需要英美特殊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