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平成”時代落幕 民眾期待新氣象 ●

政治   2019/5/6

5月1日,日本第126代天皇德仁即位,改年號“令和”。按照《皇室典範特例法》,前任天皇明仁此前一天退位,成為上皇,持續30年的“平成”時代畫上句號。日本憲法規定,日本實行議會內閣制,天皇為日本國和日本國民總體的象徵,無權參與國政。隨著由“平成”進入“令和”,新老時代實現更替,日本民眾紛紛表達了“感恩平成,祝福令和”的心聲。
 
雖然民眾期待新時代有新氣象,但人口減少、經濟振興和財政重建等“平成”時代遺留的“作業”,依然是“令和”時代面臨的巨大難題。
 
講話企望和平
4月30日傍晚,85歲的明仁天皇出席在皇宮“松之間”舉行的退位儀式,正式宣佈退位。明仁在講話中對國民表示感謝,並稱“由衷期盼明天開啟的‘令和’新時代擁有和平與豐碩成果,在此祈願我國與全世界的安寧與幸福。”
 
退位儀式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代表國民致辭。安倍說,在平成30年中日本在享有和平與繁榮的同時,遭受了連續的大規模自然災害等困難,每逢此時天皇和皇后都走近國民,鼓勵受災者,給國民以迎接新一天的勇氣和希望,“在退位之日,想起無論何時天皇都與民眾同甘共苦的心意,再次感到深深的敬愛和感謝。”
 
隨著明仁天皇退位,59歲的皇太子德仁5月1日零點即位。1日上午,新天皇德仁即位系列儀式中的“劍璽等繼承之儀”和“即位後朝見之儀”在皇宮舉行。在“劍璽等繼承之儀”中,德仁天皇繼承了作為皇位象徵的“三種神器”中的草薙劍、勾玉以及作為國印的“國璽”、天皇印“禦璽”。
 
在“即位後朝見之儀”上,德仁天皇在安倍晉三、眾參兩院議長等各界代表面前發表作為天皇的第一次講話。德仁表示“想到身負的重責,不禁肅然”,將“在努力自我鑽研的同時,立誓將始終心懷國民、貼近國民,遵循《憲法》作為日本國與日本國民統合的象徵履行職責,殷切希望國民幸福、國家進一步發展以及世界和平。”安倍代表國民致辭稱,“把天皇尊為國家和國民統合的象徵,下決心創造出孕育文化的時代。”
 
按照《皇室典範特例法》,明仁天皇退位後將成為上皇,美智子皇后成為上皇后。為避免皇室出現二重權力,上皇明仁今後將不出席公務活動,但可能出席每年元旦皇室成員與民眾見面“一般參賀”等文化活動。此外,德仁天皇的弟弟文仁被立為皇嗣,成為皇位第一順位繼承人。作為正式向海內外宣告新天皇即位的儀式,日本還將在10月舉行“即位禮正殿之儀”,預計屆時將有195個國家的祝賀使節等約2500名代表出席。
 
與1989年昭和天皇病逝後日本在肅穆中迎接新天皇繼位不同,這次是天皇生前退位,日本社會沉浸在一片慶祝氣氛中。為迎接令和時代,日本政府專門立法創立了史上最長的10連休假期。其間,日本國內游和出境遊人數都創下同期紀錄。此外,很多商家還推出了與“平成”“令和”相關的紀念品和促銷活動,受到民眾的歡迎。
 
留下沉重課題
正如“平成”的寓意一樣,與此前的昭和時代曾發動侵略戰爭不同,平成時代的日本儘管外部曾發生海灣戰爭、伊拉克戰爭和眾多恐怖襲擊事件等,但國內保持了和平。共同社的一項輿論調查顯示,73%以上的日本人認為“平成是個好時代”,雖然經濟停滯、自然災難不斷,但沒有戰爭,普通民眾在日常生活中感到充足。明仁天皇在去年12月慶祝85歲生日時說,“平成是一個沒有戰爭的時代,這讓我感到心安。”
 
儘管保持了長久和平,但經濟低迷、通貨緊縮、自然災難不斷也成為平成時代重要時代記憶。
 
平成元年日經平均指數達到史上最高的38957點,其後股市崩潰、持續下跌。儘管在平成最後一個交易日,日經平均指數回升到22258點,但再回歷史最高點或許已經成為一個可望而不可及的夢想。在股市崩潰後,日本泡沫經濟也在90年代初走向崩潰,日本經歷了失去的20年、30年,經濟陷入長期低迷之中。進入平成後期,日本經濟雖有所恢復,但因為非正式雇用增加和工資增長乏力,民眾普遍感受不到經濟增長帶來的實惠。
 
少子老齡化、財政惡化也是“平成”時代留下的沉重課題。日本出生人口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後半段至2010年急速減少,與此相對,隨著平均壽命的提高,老年人口不斷增加,65歲以上老人已經占總人口數的兩成以上,成為沉重的社會保障負擔。目前,日本國家債務總額已超過1000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60萬億元),財政狀況在發達國家中情況最為嚴峻。
 
此外,1995年阪神地震、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2014年禦嶽火山噴發、2016年熊本地震、2018年西日本暴雨災害……連續不斷的災害在造成巨大生命、財產損失的同時,也給日本民眾的心裡留下了難以彌合的傷痕。因為災害頻發,明仁天皇在位期間多次訪問災區,鼓勵災民,相關慰問活動被稱為“平成風格”,並作為皇室活動固定下來。
 
《讀賣新聞》5月1日發表社論說,“相對于戰後復興是從廢墟上開始的事實上的‘創業’,平成的日本面臨著保住經濟大國地位的‘守成’困難”。
 
各界表達祈願
對於令和時代的到來,日本民眾紛紛表達了期望和祝福之情。《讀賣新聞》的一項民調顯示,有58%的日本人認為令和新時代會“走向好的方向”。5月1日正式開啟令和時代後,日本政界、經濟界等也紛紛發表聲明,表達對新時代的祈願。
 
雖然民眾期待新時代有新氣象,但人口減少、經濟振興和財政重建等平成時代遺留的“作業”,依然是令和時代面臨的巨大難題。
 
日本國立社會保障與人口問題研究所2017年公佈的估算資料顯示,日本人口將在2065年減少至8808萬人,同時65歲以上老人將占到總人口的38.4%,社會養老負擔將達到一個難以為繼的程度。儘管從今年4月日本開始接納外國勞動力,但依然難以滿足國內各地的勞動力需求,勞動力不足將成為阻礙日本經濟的一大難題。
 
經濟振興方面,安倍經濟學把大規模金融寬鬆作為主要政策,希望改變長期通縮局面,但在產業結構調整和經濟規制改革上始終難有作為,導致政府承諾的擺脫通縮、實現經濟良性迴圈的目標被不斷推遲。作為金融寬鬆的副作用,日本央行資產負債表急劇膨脹,已經達到2013年開啟寬鬆政策時的3倍以上。
 
關於財政重建,日本預計今年10月把消費稅提高至10%,希望擴大財政收入。儘管估算顯示提高消費後,2019財年日本的財政收入將達到歷史最高的62.5萬億日元,但因為醫療、看護和養老金等社會保障支出的增加,財政支出也將達到歷史最高的101.5萬億日元,財政收支還需要繼續發行國債填補窟窿,財政重建的希望依舊渺茫。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在1日的記者會上對令和時代的政權運營稱,“國力的源泉是經濟,安倍政府成立以來主張的經濟優先立場今後不會改變”,顯示出全力發展經濟的決心。日本經團聯會長也就令和時代的開啟稱,“希望盡全力實現所有人都能實際感受到富足和幸福的經濟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