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96”與“奮鬥精神”,國外怎麼看? ●

政治   2019/4/17

【環球時報駐外記者姚蒙蔣豐鄭琪穆積山文朱李軍張可白雲怡】編者的話:國內有關“996”(“朝九晚九、每週六天”)的討論依然在持續。這個始于一名程式師的吐槽,因馬雲、劉強東等互聯網大佬參與而“激烈”起來的話題,觸發了一場有關加班文化的大討論。實際上,加班在全球層面都是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被996籠罩的也不只有國內一些公司——美國矽谷就以“工作狂”文化聞名於世。但996等於“拼搏”“奮鬥精神”嗎?在某個發展階段996不可避免嗎?從歐美發達國家到新興經濟體,再到同屬儒家文化圈的東亞國家,《環球時報》駐多國記者就此進行了調查。
 
法國人:雇主跟你講這些冠冕堂皇的話時要小心
在美國,過度加班小心遭媒體集體爆黑料
在工作時間問題上,法國人的“認真”是出了名的。根據《環球時報》記者在法國工會組織任過職的經驗來看,法國人認為勞工權利的一個重要基礎就是工作時間,歐美勞工經過19和20世紀一系列鬥爭換來的8小時制不容侵犯。這與“理想”“奮鬥”無關。
對於996,法國勞工民主聯盟的特裡莫雷告訴《環球時報》記者,雇主跟你講這些冠冕堂皇的話時要小心,他們的目的是剝削你更多的剩餘價值,你越奮鬥,他賺得越多。他告誡說,任何人付出勞動都必須得到收益,超時工作沒有加班費在法國是絕對不允許的。
法國雇主協會一名負責人對記者表示,控制員工的工作時間、精確核算勞動生產率是企業提高競爭力的重要環節。他認為,延長工作時間後,員工的生產效率會因疲勞積累而下降,這在高科技企業、一些研發領域尤其要避免。
 
966討論也引起法國媒體注意,《費加羅報》14日頭版刊登標題、經濟版大幅報導中國企業加班現象,題目毫不猶豫地使用了“上班地獄”形容詞,可見當地輿論的態度。
當然,工作時間問題不能一概而論。法國企業有一項不成文的規矩,負責任、收入高的高級職員常常不精確計算工作時間,而是可以根據自己的節奏安排工作,還有不少技術人員自願加班,這也是事實。
 
在另一個老牌資本主義國家英國,當地人對於加班並不陌生。根據英國總工會的統計,英國3000萬就業人口當中,將近500萬人經常性無償加班。其中,從事教師行業的人每週無償加班時間最多,約為11.2小時,其後是律師行業、金融行業、建築師行業、傳媒業。
 
在倫敦從事能源貿易的薩福克對《環球時報》記者說,他不定期地在週二和週四加班,主要是因為英國有些公眾假期都是在週一和週五,很多人會在假期結束後的第一天或假期將至時處理手頭上堆積的工作。但對於996,薩福克表示難以接受,因為偶爾加班變成常態性現象,會令自己失去更多家庭生活,這不是額外酬勞可以彌補的。
對於英國人來說,能夠找到的加班奮鬥歷史記憶要追溯到二戰期間。倫敦人休伊特說,
當年她的父母在一個軍工廠工作,為應對納粹威脅,才會時常加班到深夜。在和平年代,多數英國人都不會把加班看作個人奮鬥的體現。“如果你把加班看作習慣,你又如何讓你的雇主感到有責任加薪、增加假期呢?”
 
說起996,很多人都會想到美國的矽谷。一位在矽谷工作的朋友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加班對他來說是常事,而且是“自願”。的確,加班是不少矽谷人的日常預設選項,特別是初創企業。但這不是矽谷的全貌——除了高工資,每天下午5時准點下班的人很多,不加班的大公司司空見慣。而且在矽谷,被看重的是結果,不是工作時長;工作和生活的平衡不僅是個人追求,也為諸多企業所提倡。
 
整體上,美國人的工作強度大於歐洲。經合組織(OECD)的資料顯示,在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問題上,美國在發達國家中處於底端。例如,與荷蘭人相比,美國人每年的工作時間要多353個小時。美國對勞工福利的保障也落後於歐洲國家。但美國社會對工作與生活平衡的追求仍很突出。許多媒體會以工作生活平衡指數為指標評選宜居城市,同時熱衷於報導“瘋狂工作”對健康的壞處以及對工作效率的負面影響。對於部分高科技企業的過度加班,媒體多以黑料處理。特斯拉在加州的一個未來工廠就因員工勞動強度過高而遭集體批評。
 
對於加班,美國不同代際之間有不同觀感。《福布斯》雜誌稱,出生於1945至1960年的美國人在成長過程中經歷艱辛,因此更重視穩定的工作機會,所謂工作與生活的平衡不是優先關注點。但這一代人的孩子則更熱衷於尋求諸如遠端辦公、延長產假或陪產假、充足的年假時間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