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國如此針對華為,到底在怕什麼? ●

美國如此針對華為,到底在怕什麼?
政治   2019/4/15

美國非常清楚自己為什麼害怕華為,因為各種通過技術刺探情報的事他們統統做過。我們所面臨的變化,不是誰不想再開展間諜工作,而是掌握技術優勢的人變了。
 
美國的虛偽從它的措辭可見一斑,這種清晰劃分敵我的世界觀還真是“令人欣慰”。
如果“我們美國”使用間諜手段,我們稱之為“情報”或“偵察”,“保護國家利益和國家安全”的做法當然都是“正當合理”的。
 
如果“他們中國”這樣做,我們稱之為“間諜”、“網路攻擊”、“滲透”、“犯罪”、“侵略”,當然這是“不道德的非法行為”等等。
 
既然華為創始人任正非曾是一名解放軍軍人,那麼這便是其從事間諜活動的准證據,雖然在美國,擁有軍隊背景也同樣大大有助於一個人從讓我們把話說開了吧,任何理性思考的人都知道,世界各個國家和各國領導人都在互相刺探情報,不僅出於軍事和政治目的,也是為了經濟利益。
 
孫子在兵法中高度強調間諜的重要性;東羅馬帝國派間諜假扮成僧侶到中國竊取蠶桑絲綢技術的秘密;我的祖國德國19世紀時派工程師去英國竊取煉鋼技術……諸如此類的事情數不勝數。
 
如今,華為已經被全世界各大媒體潑上了“間諜”的髒水。儘管許多人還是第一次聽到華為這個名字,卻已經把它與“間諜”這個詞牢牢聯繫在一起。
 
為什麼美國要花這麼大力氣來打擊一家公司?
從美國1月29日對華為的刑事起訴來看,其所指控的行為最早可以追溯到2007年。為什麼要等這麼久?也許在那個時候,美國是歡迎低價產品的,並不將華為視作技術威脅。
 
現在,美國擔心中國未來會像美國對待別國那樣對待美國:幾十年來,美國一直在監視監聽盟友和敵人,從而獲取政治、軍事和經濟利益。
 
如果你以“華為”與“商業間諜”進行檢索,就會發現除了那種胡亂預測未來的文章外,多數是美國國家安全局滲透華為設備的案例。
 
在“狙擊巨人(shotgiant)”行動中,美國國家安全局侵入了華為總部伺服器,不僅攔截電子郵件,還竊取了原始程式碼——對任何科技公司而言,原始程式碼都是王冠上的寶石。
 
2014年,華為發言人比爾•普盧默評論道:“這件事如果屬實,那麼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他們對我們所做的事,恰恰是他們一直指控中國政府通過華為所做的事。”
 
現在,針對孟晚舟和華為的訴狀都把華為內部郵件作為證據,美國是如何獲取華為內部電子郵件的?這是一種巧合嗎?
 
唯一有“實錘”的指控也引用了被截獲的電子郵件。
一名華為雇員在2017年被判有罪,因為他竊取了德國電信的美國子公司T-Mobile開發的名為“Tappy”的機器人手臂的相關機密。這款產品可以自動點擊智慧手機螢幕。
 
儘管它牽涉到的是4G設備的螢幕,而不是5G網路元件,可這件事仍然作為“各種商業間諜活動”的證據被大書特書。不過,作為“受害者”的德國電信卻仍然在繼續採購華為的手機和網路。
 
你若以為美國只通過龐大的監控網路監聽東歐敵對國家,從不竊聽德國政治或商業機密,那未免也太天真了。位於巴伐利亞州巴特艾布靈的監聽中心成立於1947年,一直受美國國家安全局領導,直到本世紀初因為監聽德國的行動激起公憤才將管理權逐漸移交給德國聯邦情報局。美國對德國採取的手段包括監聽移動和固定電話,監控互聯網資訊,以及攔截衛星傳播信號。
 
作為全球監控網路“梯隊系統”的一部分,巴特艾布靈監聽中心是除英國和美國本土之外最大的監聽站。
 
斯諾登曝光的檔揭示了美國是如何在互聯網時代開展監控行動的。
 
《紐約時報》寫道:“斯諾登檔還表明,美國國家安全局有另一個目標:更好地吃透華為的技術,尋找潛在的後門。”這樣一來,當華為向美國的敵人出售設備時,美國國家安全局便能夠針對這些國家的電腦和電話網絡進行監控,並在必要時發起網路攻擊行動。”
 
美國政府為了證明它想要表達的政治觀點,會定期公佈它靠網路入侵手段獲取的資訊。人們往往只注意到資訊本身多麼驚悚,而忽視了美國獲取消息的方式。
 
以2019年2月8日的《紐約時報》為例:
“在2017年的一次談話中,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告訴一名高級助手,如果賈瑪律•卡舒吉不返回沙特王國,且不停止對沙特政府的批評,他將賞對方‘一顆子彈’。卡舒吉已於去年10月被殺……”
為了提高可信度,消息提供者表示:
 
“……根據美國情報機構截獲的談話,這是迄今為止最詳細的證據,表明在沙特特工將卡舒吉勒死于沙特駐伊斯坦布爾領館並用骨鋸將其肢解之前,沙特王儲就早就考慮殺死卡舒吉了。”
 
如果我們能讓受害者被骨鋸肢解的慘狀暫時離開我們的腦海,便會發現美國情報機構攔截了一個主權國家元首的電話,而且這個國家居然還是美國的盟友。
 
我們當然可以合理地假設,華為的技術跟諾基亞或愛立信一樣,都存在被濫用的可能,而且某些情況下它們也確實遭到了濫用。
 
例如,2013年有新聞曝光美國國家安全局和英國政府通信總部擁有蘋果、黑莓和安卓手機使用者資料的訪問權,可以讀取智慧手機的幾乎所有資訊,包括短信、位置、電子郵件和筆記。
 
唯一的區別是,中國的利益相關方能更多接觸到中國技術公司的資訊,而西方的利益相關方能更多接觸到西方技術公司的資訊,但這只是相對的,不是絕對的。
事社會和政治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