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伊分歧,怎一個“恐”字能解 ●

美伊分歧,怎一個“恐”字能解
政治   2019/4/9

新華社/美聯
 
4月6日,多家外媒援引美國官員消息稱,特朗普政府計畫將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列為“外國恐怖組織”。據英國路透社報導,這將是美國第一次將外國軍隊列為“恐怖組織”。美國《華爾街日報》報導分析稱,此舉有可能招致對美軍在伊朗部署的軍事力量的報復。
 
以牙還牙越鬧越僵
近來,美國對伊朗的打擊舉措不斷加碼,美伊兩國對抗的態勢愈發明顯。路透社近日援引美國一位元官員消息稱,美國政府正考慮在退出伊核協議一周年之際對伊朗採取額外制裁措施。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4月6日報導,將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列為“恐怖組織”的計畫是美國國務院的官方決定,國務院已就這一決定商討數月。這表明,美國對伊朗的態度日趨強硬。
 
美國與伊朗的對抗早已不是新鮮事。2007年,美國財政部曾指控隸屬於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負責海外行動的“聖城旅”,稱其支持恐怖主義,伊朗誓言報復。
 
近年來,美伊兩國矛盾更加明顯。2018年5月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式宣佈退出伊核協議,表示要恢復此前為履行協議而放棄的所有對伊朗的制裁,並將施加額外的經濟懲罰。
 
2018年11月2日,美國政府宣佈將全面恢復對伊朗的制裁。多家外媒稱,恢復對伊朗制裁後,多達700個伊朗實體及個人登上了特朗普政府的制裁黑名單。據悉,美國國務院已將數十個與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有關的個人與實體列入黑名單。
 
據路透社報導,伊朗議會國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委員會主席赫什馬托拉•法拉哈特•皮什4月6日在推特上就美國的舉動作出回應:“如果美國政府將伊朗革命衛隊列為恐怖組織,伊朗也會以牙還牙,將美軍列為恐怖組織。”
 
互信缺失分歧增大
美伊兩國分歧不斷加大,美國不停挑戰伊朗的“底線”,伊朗也多次發出警告。“美伊的地區秩序觀不同”,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副所長孫德剛在接受本報採訪時指出,美國奉行集體防禦原則,認為自己有保護盟友的權利和義務。伊朗則認為海灣地區國家應奉行集體安全,拒絕外部大國的軍事干涉,關閉外國軍事基地。
 
特朗普上臺以來,中東地區的主要矛盾由國際社會打擊“伊斯蘭國”轉向地緣政治博弈,伊朗被認為是美國中東主導權的主要挑戰者之一。
 
在伊朗核問題上,美伊兩國缺乏互信。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學者孫成昊指出:“伊朗研製和試射彈道導彈,並認為這是主權國家所擁有的自衛權。而美國始終認為伊朗是在‘以時間換空間’,靠伊核協議拖延時間換取秘密推進核計畫的空間。美國並不認可伊朗在核問題上所作出的努力。”
 
如今,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影響力有所下降,尤其在敘利亞。“伊朗與俄羅斯和土耳其走近,美國缺乏反制措施,故不斷加大對伊朗和伊斯蘭革命衛隊的孤立、封鎖和制裁。”
孫德剛指出,美國欲將伊斯蘭革命衛隊列為恐怖組織,旨在打擊伊朗在敘利亞等地的地緣政治影響力。
 
據路透社報導,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是伊朗重要武裝力量,擁有陸海空三軍,總人數大約為12.5萬人。
 
“一旦美國政府把伊斯蘭革命衛隊定性為‘恐怖組織’,將進一步制衡伊斯蘭革命衛隊的力量。”孫成昊分析,美國或以“恐怖組織”為由,禁止個人與企業向伊斯蘭革命衛隊掌控的公司或伊斯蘭革命衛隊官員提供物資與力量支援,如金融服務、培訓設備、專家諮詢、武器、運輸等領域的協助。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曾表示,伊斯蘭革命衛隊掌握了伊朗國家經濟20%的份額,對能源等重要行業存在控制。“在美國看來,伊斯蘭革命衛隊不僅是一支軍事力量,還掌握了伊朗的部分經濟力量。”孫成昊表示,美國“拉黑”伊斯蘭革命衛隊的行為,也是想打擊伊朗的經濟,削弱伊斯蘭革命衛隊擴大影響力的經濟基礎。
 
各不相讓對抗升級
短期內,美伊分歧難以轉圜。“特朗普倘若真的將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認定為‘恐怖組織’,必定會遭到伊朗的強烈反應,甚至不排除伊朗的軍事報復可能性。”孫成昊分析,此前,美國就已經將部分與伊斯蘭革命衛隊相關的實體和人員加入“黑名單”。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指揮官賈法裡就此發出警告,如果特朗普政府指定革命衛隊為“外國恐怖組織”,伊方將把美軍與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相提並論。言下之意,伊朗也可能將美國軍隊列為“恐怖組織”,兩國爆發軍事摩擦的可能性將會上升。
 
這還可能帶來“熱衝突”。“美國此舉對以色列和沙特等盟友來說無疑是一種鼓舞,但有可能發出錯誤信號。”孫德剛指出,美國中東地區盟友在敘利亞和其他衝突點後可能因對“恐怖組織”的誤判而與伊朗爆發局部衝突。
 
多年來,恐怖組織專指非國家行為體,“特朗普政府將主權國家的軍事力量——伊斯蘭革命衛隊列為恐怖組織,無疑擴大了恐怖組織的範圍。”孫德剛認為,美國此舉也不利於國際社會在反恐行動中凝聚共識。
 
倘若將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認定為“恐怖組織”的決定生效,還將引起更為廣泛的連鎖反應。“伊朗政府勢必採取反制措施,伊朗與美國在海灣地區的軍事對抗將進一步加劇。”孫德剛指出,伊朗、敘利亞、黎巴嫩真主党和俄羅斯將被迫“抱團取暖”,在敘利亞鞏固既有軍事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