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倍這一次用心良苦 中國更要警醒了 ●

安倍這一次用心良苦 中國更要警醒了
政治   2019/4/2

(一)
這一次,安倍真是用心良苦。
老天皇退位,新天皇登基,必須取一個新的年號。
最後,日本政府選中了兩個字:令和。
安倍隨後特意強調,“令和”這個新年號,選自《萬葉集》,這是“象徵我國豐富的國民文化和悠長傳統的日本古籍”。
《萬葉集》第五卷《梅花歌卅二首並序》中有這樣表述:“于時初春令月,氣淑風和。”
 
春天選了帶有春意的兩個字,確實意思不錯。
看到很多媒體報導說,這是1300多年來,日本年號首次成功“脫中”。
對於記者有關“為何不選用中國典籍”的提問時,安倍倒也直言不諱:
日本正迎來一個根本的轉換期,為了反映日本人的新精神新時代,我們最終決定從日本的典籍中選用新的年號。
也就是說,這次不從中國經典作品中選年號,是安倍的既定主張,意在顯示日本的文化獨立,有很深的政治寓意。
要知道,自西元645年日本仿效唐朝做法設立年號來,從第一個年號“大化”至今,1374年時間,247個年號,都取自中國的經典。
 
比如,有36個年號,來自《尚書》,27個年號來自《易經》。
明治維新的“明治”,則取自《易經•說卦傳》:“聖人南面聽天下,向明而治。”
道理很簡單,日本年號要想能“脫中”,除非不用漢字,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
比如,日本現在的解釋,令和,源自《萬葉集》。
但要知道,古體詩往往需要典故,需要源頭。日本古詩是在中國詩歌薰陶中成長的,越是當時的名詩人,遣詞造句越受到中華文化的影響。
翻翻中國經典,源泉在前頭。
別忘了,早在東漢時期,張衡的《歸田賦》中,就有“於是仲春令月,時和氣清”的句子。
 
對了,就是那個造地動儀的張衡,但他同時是文學大家。
大家可以比較一下:
萬葉集:于時初春令月,氣淑風和。
歸田賦:於是仲春令月,時和氣清。
都是描寫春天,一個1300多年前,一個近2000年前,到底誰效仿誰。
另外,《全唐文》中,薛道衡之孫薛元超,也曾寫下過“時惟令月,景淑風和”的句子。
 
而且,還有更早的典故。
《禮記•經解》中還有這麼一句:“發號出令而民說謂之和,上下相親謂之仁。”
這個“令和”的內涵,感覺更好一些。
所以,日本年號要“脫中”,100000+年都不成,除非不用漢字。
 
(二)
當然,如果我們因此嘲笑日本,我覺得更不應該。
畢竟,年號這種東西,起源自中國。以前的中國,後來的日本、半島、越南等,都是這樣做的,年號都來自中國經典。
辛亥革命後,我們廢棄了年號。現在,整個中華文化圈,也只剩下日本,還保留了這個千年傳統。
在日本,這也不是禮儀性用字,而是深入到日本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政府公文、日本居民卡、身份證、駕駛證,都使用年號。以至於硬幣、車票、食品保質期,都與年號密不可分。
年號,是需要“天天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