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朗普很激動,一大早發了這樣一條推特! ●

特朗普很激動,一大早發了這樣一條推特!
政治   2019/2/14

(一)
特朗普很激動。
看了一下時間,應該是13日的淩晨時分,華盛頓天應該也還沒亮,他就沖到推特上,發了這樣一條推特:
 
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在特朗普陣營和俄羅斯之間沒有勾結的證據。
 
言簡意賅。請注意,除了專有名詞“情報委員會”外,下面所有的單詞,都是大寫,沒有例外。
 
在英文中,大寫字母傳遞的資訊,學過英語的人應該都懂得。
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在特朗普看來:
1,“通俄”這個門終於過關了,你們看,沒有證據嚒!
2,這可是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的結論,裡面有共和黨和民主黨。
3,那些一直指責他勾結俄羅斯的人,果然是獵巫。
特朗普很高興,按照當天情報委員會的報告:
經過兩年時間和200多次的約談,就2016年美國大選調查,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已經接近完成,並沒有發現特朗普陣營和俄羅斯勾結的“直接證據”。
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理查•布林,也對媒體說:
假如我們要根據掌握的事實寫報告的話,我們沒有任何證據得出這樣的結論:特朗普陣營和俄羅斯有勾結。
對特朗普來說,應該再沒有比這更動聽的言論了。
要知道,如果真發現有勾結,那他真有可能被彈劾的。所以,在過去兩年,特朗普在推特上隔三岔五各種駁斥,痛駡對他的調查是浪費金錢,是在進行政治獵巫。
現在,情報員會證明:沒有證據!
緊張了兩年的心,終於可以放下了。
 
(二)
一場政治大戲,就這樣結束了?
別急,高潮在後面呢。
特朗普估計也沒高興太久,懸念又出來了。
畢竟,參議院只是美國國會的一部分,眾議院還有一個情報委員會。
在被問到如何看待布林的評論時,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亞當•席夫這樣說:
這不是我們眾議院的看法。
兩個主席看法不一樣,也就是說,眾議院這個依然認為:不能說特朗普和俄羅斯沒有關係。
 
都是美國國會的情報委員會,怎麼會自己打架呢?
事實很簡單:
參議院情報委員會是共和黨當家,
布林主席就是共和黨參議員;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是民主黨當家,
席夫主席就是民主黨眾議員。
特朗普是共和黨總統,共和黨自然向著他。他想修牆,共和黨支持。
民主黨是在野黨,怎麼可能輕易放過?特朗普想修牆,民主黨說沒門,所以聯邦政府關門了30多天。
參議院這邊沒事了,眾議院這邊又有麻煩了。
按照美國媒體報導,眾議院那邊正啟動一項新的調查,涉及特朗普洗錢等罪名。
要知道,在特朗普的陣營,已經至少有六個人遭到多個刑事指控,有的已經被判刑了。
鬥爭慘烈吧!
 
(三)
那特朗普到底和俄羅斯有沒有關係呢?
特朗普說:絕對沒有,完全是獵巫。
但美國社會卻很分裂。
知道為什麼特朗普總是痛駡美國媒體是“假媒體”嗎?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時不時會公佈一些特朗普的黑材料。
比如,美國媒體Buzzfeed,就曾援引美國情報部門一份35頁“未經證實”的報告說,俄羅斯方面就掌握了特朗普很多“不體面”的錄影和材料,包括他早年在俄羅斯酒店不雅的場景。
 
根據這份情報,2013年,特朗普當時去莫斯科,入住了麗茲卡頓酒店的總統套房,但這間酒店,正好在俄羅斯情報單位(FSB)的控制之中,裡面安置了麥克風和隱蔽相機,然後他們就拍到了一個意外的場景:
特朗普雇用了一群特殊女性到房間,在他面前表演GoldenShowers(中文名字叫做“黃金浴”,具體什麼,自己問度娘)。
之所以這麼糟蹋這張床,據分析是因為奧巴馬夫婦訪問俄羅斯時曾睡過,特朗普氣不打一處來,在發洩心中的不滿。
 
儘管這些細節,聽上去有些像天方夜譚,但CNN、CNBC、美國國家公共電臺(NPR)和英國《衛報》等很多家媒體都報導過。而且,這份情報還是由當時擔任美國國家情報局局長克拉珀、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中情局局長布倫南、國家安全局局長羅傑斯等巨頭聯名提交。
按照媒體的說法,情報出自英國情報機構之手,訊息源頭則是俄方情報人員,可信度相當高。
 
這些媒體由此暗示:玩了那麼多俄羅斯燕子,特朗普肯定要投桃報李,所以也可以理解他為什麼就是不願意攻擊普京,為什麼要急於改善與俄羅斯關係。
當然,這麼震撼性的消息,特朗普自然是矢口否認,痛駡這是一場徹頭徹尾的“政治迫害”,“全是假新聞……從沒發生過”,“公開它的人是一群聚在一起的反對者,是有病的人”。
 
普京也坐不住了。在一次談到特朗普時,普京說,傳播這些虛假資訊的人好不道德底線,他還說:
(特朗普)是個成年人,他還是參與選美比賽多年的人,見識過世界上的頂級美女。我覺得很難相信,他會急匆匆地跑到酒店,去見幾個社會責任感底下的女人,雖說我們的毫無疑問是世界上最棒的。
身邊有世界上頂級的美女,俄羅斯的是世界上最棒的。聽上去為特朗普在辯護,但普京的話,感覺信息量確實很大啊!
 
當然,政治嘛,真真假假,虛虛實實,雖說有圖有真相,但現在照片還可能PS呢。按照馬克•吐溫的說法,在政治鬥爭中,來幾個小孩,抱著你的大腿叫爸爸,未必都一定真是自己的孩子。
但這個世界,哪怕行得再正、坐得再端,也怕汙名化啊。華為應該會深有同感。
特朗普的焦慮,肯定一直存在。
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現在為他正名了,但眾議院還不肯甘休,更主要的,特別調查官米勒的報告還在起草中。
 
他的一些結論,可能是最致命的。
最後,三點粗淺看法吧:
1,美國的報告,也別太迷信了。方的能說成圓的,圓的能說成方的,有各種政治動機,自然就有各種定制報告。特朗普就深有體會,所以,我們更迷信不得。
2,特朗普小小高興就好,民主黨不會善罷甘休的。不管怎麼說,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的結論,對特朗普來說,是一個重大支持。但也肯定地,民主黨怎麼可能就此放手?還會各種激烈鬥爭的。
3,特朗普豈是等閒之輩,束手就擒不是他的個性。所以,他一直痛駡對方是獵巫;還多次聲稱:如果他被彈劾,那美國市場就會崩盤。他從來不按常理出牌,更不會坐以待斃。
聯邦政府關門30多天,只是一個序幕。你看吧,接下來兩年,特朗普會越戰越勇,好戲會接著好戲,高潮會連著高潮,絕對比紙牌屋還更要紙牌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