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朗普輸掉眾議院後,還能任性嗎? ●

特朗普輸掉眾議院後,還能任性嗎?
政治   2018/11/8

美國時間11月6號,美國迎來2018年中期選舉投票日。中期選舉被認為是影響特朗普任期後半段政令推行的關鍵一役,不僅關乎下階段美國政治格局,其結果對金融市場也將產生深遠影響。
 
而剛剛,投票結果已經基本出來了。
 
特朗普所在的共和黨拿下了參議院,而眾議院則被民主黨拿下了。
 
中期選舉結果出爐:民主黨拿下眾議院
 
美國中期選舉於當地時間週二(6日)早上6時正式開始投票,選舉結果將影響總統特朗普餘下約2年的施政,以及2020年大選。
 
雖然投票還在繼續,但根據目前的投票,民主黨已經拿下眾議院201票,遠超共和黨186票。福克斯新聞(FoxNews)、CNN等媒體已經根據模型推演預測,民主黨時隔8年將重新奪眾議院。
 
美國總統特朗普致電眾議院民主黨領袖佩洛西,祝賀民主黨在中期選舉中贏得眾議院多數席位。
什麼是中期選舉?
 
中期選舉是美國在每四年總統大選期間所舉行的國會和地方州市一級的選舉,由於時間上剛好位於兩次大選中間,因此冠名中期選舉。中期選舉向來被視為對每位在任總統和執政黨政績的一次期中檢驗,也給選民提供了他們對現任政府傾訴不滿、抑或表達支持的機會。
 
中期選舉定於偶數年份的11月的第一個週二。2018年的中期選舉,被定在了11月6日。
 
一般而言,中期選舉將就下列5項議題進行投票:
1.改選全部435個眾議院議席;
2.改選參議院1/3席位,即改選100名參議員中的34名;
3.通過特別選舉選出另外3個參議員席位;
4.37個州選舉新州長;
5.選舉地方各州、縣舉行的立法和行政機構。
 
其中參眾兩院選舉則最為關鍵,原因在於美國憲法賦予其制衡的權利。
 
眾議院可彈劾聯邦官員,並通過簡單多數表決通過彈劾;有權批准稅收等相關財政法案;在選舉團出現爭執時,有權決定總統人選。
 
參議院對總統起到監督作用,總統簽署各項檔、人事任免(如內閣、最高院法官)等需要先得到參議院通過,僅部分國際協定除外。
 
作為中期選舉的重頭戲,國會選舉將會決定未來兩年國會的掌控權,也受到媒體和政壇廣泛的關注。
 
中期選舉將影響特朗普施政和2020年選舉
 
國會是美國最高立法機構,由參議院和眾議院組成,兩院共同負責起草和制定法律,參議院還有權批准或否決總統對政府高層人員及聯邦法官的提名。兩院議員由各州選民直接選舉產生。國會每兩年為一屆,目前的國會是第115屆。
 
而本次中期選舉備受矚目,主要原因有以下:
 
市場更多希望看到美國國會格局的變化能對特立獨行的特朗普執政思路形成一定的約束。
 
首先,中期選舉將決定國會多數席位政黨和部分州州長。如果執政黨能夠在國會佔據多數席位,那麼將有利於未來各項經濟和監管政策的實施;而如果另一個政黨佔據了國會的多數席位,那麼總統在行使權力時將受到很大牽制。
 
其次,兩黨競爭激烈宣揚執政理念,提升民眾對該黨派好感,為下一屆的總統選舉做準備。
最後,由於2020年美國將進行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屆時將重新劃分選區,這對2020—2030年各大選舉的局勢具有重要的影響。
 
十大影響搶先看
 
此次民主黨奪回眾議院的控制權,一定程度上將限制特朗普的作為。
 
平安證券研究所認為,具體影響有以下十大方面:
1.對於美國經濟的影響:或將於一年左右趨緩;
2.貿易爭端:特朗普政府的談判效率將會受到一定影響,歐盟、日本與美國的貿易談判可能遷延日久;
3.中美關係:影響幾何?
4.全球經濟:由分化將逐漸走向收斂;
5.新興市場:資本外流壓力將稍緩;
6.美元指數:短期:窄幅震盪;中期:漲勢趨緩甚至略有回落;
7.美長債收益率:仍將維持高位;
8.美股:短期:窄幅震盪;中期:下行壓力也將增加;
9.全球風險資產:緩和新興市場貨幣的貶值預期,也會導致全球風險資產承壓;
10.利好的資產:短期可能利好新興市場貨幣;中期可能利好黃金、日元等避險資產。
 
興業研究外匯商品團隊認為:
 
1.財政方面,民主黨可能加強財政約束,使得特朗普繼續加碼財政刺激的立法難度加大。
2.貿易方面,民主黨對待歐盟和日本的態度可能更加溫和,但在中國問題上可能支持特朗普的強硬做派。特朗普退出WTO的可能性下降。
3.若民主黨控制眾議院,可能發起對特朗普的彈劾案(只需眾議院簡單多數通過,參議院舉行聽證)。
4.短期而言,民主黨奪回一院將使得市場對加碼財政刺激的預期下降,利空美元指數。
5.中長期而言,財政約束將減輕未來美元指數的貶值壓力。但同時財政刺激受到約束後,經濟增長和通脹回升的動能趨弱,使得美聯儲加息迫切性下降。中期對美元影響中性。
 
國泰君安認為:
 
民主黨控制眾議院使得共和黨在內政上還是難有作為,但共和黨為了2020總統選舉,並考慮當前美國經濟情況,有可能在2019年和中國達成框架協議。
 
中期選舉後,一方面,特朗普政府的內政將難有大作為,也就是說很難從內需方面來支撐經濟;另一方面,美國經濟增速高峰大概率已經過去,但美國經濟強景氣很有可能持續至明年年中,不過會對外部衝擊越來越敏感。
 
我們測算,中國對美國出口價格對美國整體CPI的影響明顯,一年內累計彈性可以達到0.3-0.4。如果貿易戰範圍擴大,美國通脹上行,迫使美聯儲更快地加息,對美國經濟更加不利,這將會使得特朗普2020年大選選情堪憂。
 
我們預計2019年夏天(美國2020年大選準備之前),中美貿易摩擦將可能達成一個中期的框架協議,但今年11月底之前是不太可能的。當前雙方立場差距較遠,短期有實質性突破非常困難,月底雙方領導人在G20的會面並非針對達成最終協議的。
 
預計到明年上半年,雙方會對前一階段貿易戰對經濟的影響進行評估,並最終在夏天達成一個中期框架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