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府對於財團介入併購媒體的立場 ●

評論   2013/1/21

徐榮

不論是民主國家還是集權國家,對於媒體的自由度都有其不同的定義,一般大眾認知的是集權國家的媒體屬於國家的媒體,不屬於人民的媒體,而民主國家剛好相反,因此自然而然賦予民主國家的媒體一種自由度極高的專有名詞,因此只要箝制媒體等同迫害民主體系,迫害民主體系等同迫害一般大眾的自由,當然會群聚而攻之。可是許多人不了解政府操控媒體的背後意義等同操控一般大眾認知是一樣的道理,這次壹傳媒被財團併購的消息,不難想像馬英九總統絕對脫離不了關係。媒體的販售等同國家大事,因為在台灣的媒體通常扮演角色就是政府和人民的橋樑,一旦媒體有偏頗故意靠攏的跡象,就會被社會大眾貼上標籤,從此所有的報導都被冠上有失中立的表現。

壹傳媒從來台至今所扮演的角色就是中立不偏頗任何一方,不管國民黨或是民進黨都被狠狠的修理過,且不畏當今權貴一再的挑戰台灣的司法尺度,因此臺灣人民十分器重壹傳媒的形象,許多不滿的表達第一申訴對象就是壹傳媒,而非自由時報或是中國時報等等,因此壹傳媒的退出,社會大眾不滿的不是財團併購媒體的意圖,而是一個中立的申訴管導從此消失,讓社會大眾充滿著極度的不安和惶恐。透過以下分析可以更深入的了解。

1、金控介入的危險度
許多學者認為金控不應該介入具有經營性質的企業,不難想像一個營利企業背後的大老板卻是銀行,一旦出現財務危機,危害的不只是企業的員工而已,整個銀行的金錢都可能被掏空,這樣的傷害比一般企業破產倒閉來的可怕。且壹傳媒這樣觸角深入廣泛的企業,一旦發生財務危機或是入不敷出的時候,台灣牽扯得範圍決對比一般大型企業倒閉來的可怕。就經營角度來看,媒體業和金控業根本是兩碼子不相干的企業體,如今硬湊在一起,難道背後沒有政府參與的影子嗎?且壹傳媒如此龐大的資產,馬英九總統會不知道背後的資金來源嗎?政府冷眼看著這樁生意的談成,能不猜測到政府強力介入牟取不法利益為目的嗎?

2、政、商、媒體的三角關係
政治、商業和媒體業彼此關係太過於複雜,但是又不能完全置身事外,過去有太多政商和媒體勾結一同欺騙社會大眾的案例,包括股票坑殺一般股民,重大事故的末滅,國際大事的強烈干涉和限制,因此民主國家的媒體業表面上標榜著自由放任敢作的大膽作風,檯面下卻是勾結、彼此販賣利益、一同壓榨老百姓的黑暗角落。政府一方面放任媒體報導,一方面又可以操控社會大眾關注的焦點,每到了選舉面,媒體多少都會替自己的政黨背書,壹傳媒也不例外,也只有長期看國外新聞的人民才了解台灣根本就是媒體假自由,箝制思想的程度完全不輸給集權國家,這就是馬英九統治下的台灣生存環境。

3、公平會介入的壓力來源
凡事不公平的併購都會有公評會參一角,雖說壓力來源來自於人民的素願,政府不能枉顧人民的利益和知的權利而默許壹傳媒被併購,那試問干公平會有何關係?如果馬總統都已經默許這樣的行為,試問公平會的介入根本就是一場演戲,演給大眾看,讓大眾不會將併購行為聯想到馬總統身上,整個專注的焦點都擺在資金的來源,因為行政院都表示這一切依法處理,可是依照的是總統私法還是財團的私法?

甚至連民進黨對此態度都極為冷淡,可見這次的利益分贓兩黨都脫離不了關係,一方面表面上看起來對於兩黨來說是一種解脫,可是另一方面來看政府缺錢的情況下,這樣百億的生意的確讓人垂延三尺,能合法的從金控中搬出大喇喇的鈔票,難怪行政院表示一切都合法,合馬總統缺錢的法。
人民在乎的是公正公開的媒體業,如今成為政府合法搬錢的壓箱寶,反過來想,為何政府急著要將這樣的壓箱寶賣出,是為了填補中油和台電的缺口?還是另有打算?每一次百來億的生意背後不可能單純的只是個買賣的問題,龐大資金的出跟進都只是檯面上交易的紀錄,檯面下分贓和企圖才是可怕的地方,一般大眾總是被轉移焦點,不知道是台灣可憐還是已經被箝制思想太久,變得不太會思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