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英九的新民主思維 ●

評論   2013/1/17

徐榮

台灣這幾個月來不論是油電雙漲的抗爭運動,還是媒體的併購導致學生抗議演變成教育制度的省思,這些都是社會大眾對於民主的新表現,有別於十多年前出來抗爭運動的都有民進黨參與的影子,當然抗爭包含了憤怒和不滿,一旦政府派出警察打壓就會演變成暴動和流血事件,也因為這樣才會將民進黨冠上暴民的表象,如今這一年來抗爭活動除了民進黨自家發起之外,卻有許許多多大小抗議活動都是由學生或是一般社團發起的,尤其是學生發起的運動由為代表。

學生在社會中屬於無勞動階級,往昔的印象就是努力的讀書到畢業後找份好工作待到終生,如今社會經歷了金融風暴和專裁資深的員工的現象,導致這些仍未進入社會的學生都抱著悲觀和打帶跑的觀念,至今終於有願意帶頭發起怒吼的學生卻被社會上層打壓與藍營組織和網站的大肆批評,甚至說這就是民主的倒退路,實在讓人難以想像馬英九的民主思維竟然發展到許多人願意拍馬屁的境界。

何謂馬英九的新民主

所有的國家都對於學生的抗爭有著期待與思考的反省作用,南韓的學生抗爭運動尤為激烈,這些未受社會框架的束縛且擁有學校給予的龐大思想的一群學生,如果不是極度且人數多在於不滿的情況下,是不可能發起的了一個抗爭運動,如今台灣有學生願意站出來且質詢教育長官時,這樣的舉動卻被馬英九用力的打壓,並且操弄各方媒體大肆批評此學生的傲慢與不適當,甚至還請清華大學來背書,這樣的民主卻被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網站批評成倒退的民主與控制型態的思維,如此大舉拍馬英九的馬屁才真的是馬英九底下的新民主政策。

之前壹傳媒被中信集團和台塑集團兩個不相干的團體收購了媒體,後面引出了旺旺中資的背景,政府這樣操弄的手法看在專家眼中實在令人搖頭,學生抗爭政府應該出面維護媒體的自由性,這樣的作法也不無正確的道理,雖然許多學生不了解真正的內幕,至少這樣的抗爭是絕對的有意義的行為,而馬英九的行政團隊為了拍總統的馬屁,竟然要清華大學背書指責自己教育的失敗,台灣大學教育屬於自發的行為,非主動且強迫性的灌輸學生教育觀念,何來失敗可言,可是馬英九不但冷冷的旁觀,也不出面制止自己行政團隊的行為,可見馬英九不但利用媒體來控制一般大眾,連學生的教育也要受溫溫不能反抗的教育,這就叫民主退步嗎?這種應該是政府欲控制民眾,但是卻受到失敗的典型範例。

台灣年輕人的思考方向

台灣面臨著經濟衰退與失業率不斷攀升的環境,雖然馬政府一直努力的希望有所作為,甚至喊出有感經濟的口號,但是對於一般大眾根本是失望的,更別說給看不到未來的學生有期望,政府主計處已經確定下修台灣12月份的經濟成長率,估計必定破1%以下,結果這一整年下來台灣的衰退程度是去年的四倍,光是企業不願意給員工年終的數量高達將近5成,就算金融業有著不錯的6個月以上年終大都不是給基層員工,大都落到高階主管的口袋裡,這樣的衝擊對於大學在學的學生而言根本是看不到的未來,因此現在年輕人的想法看在老一輩的眼中有多搖頭和失望,可是老一輩所創造出來的工作環境卻讓許多年輕人更加嘆息和失望,這樣的高度落差馬英九仍要強烈的執行屬於他自己的新民主,難怪陳水扁要說寧可給中共管也不願給馬英九管的理論。

二十多歲在人生中是一個學習且強烈適應力的階段,雖然專業度不足但是年輕人衝勁仍是許多年齡層不能相比的境界,光是依賴體力和活動力就可以帶給台灣社會欣欣向榮的光景,因此台灣的年輕人才會怒吼不滿現在馬英九所管制的台灣社會,不論政策是否含有欺騙的成分在內,光是已經兌現且跳票的部分已經讓許多年輕人失望,加上不斷的攀升經濟壓力和薪資成長緩慢,導致年輕人必須讓份往年更多時間才能平衡自己的生活水準,一個年輕人不在乎時間的長短,只在乎自己努力後又看不到未來的悲哀,這才是為何許多台灣年輕人產生的新思維。

這幾個月來馬英九藉著發展經濟卻又變不出新把戲,民間的抗爭就當作自己無作為轉移目標的好方法,無怪乎新一代的年輕人大都不關心國家大事,只關心自己未來的出路,就算的台灣名校畢業也必須是乖寶寶才是國家未來的棟樑,這樣控制性的民主應該是馬英九近期的政策之一,從釣魚台箝制全台媒體,再加上壹傳媒到一言堂理論,處處顯現出馬英九漸進式獨裁的方向,對於馬總統本人都會推托是不了解外界的聲音,當然不能了解,因為獨裁哪需要了解民間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