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英九從喜愛陸資到抗拒陸資 ●

評論   2012/12/1

徐榮

最近有許多分析馬英九從前四年上任所允許的目標和達成率到現在新的上任後台灣面臨的經濟危機和人民的不信任感,終究到底問題出在哪邊,前四年大舉引進陸資和陸客來台觀光和消費,將原本許多夕陽產業從新帶動了起來,最有名的例子就是台北的101百貨,從虧損的多年後從陸客來台加上強力的購買力,瞬間將台北101的長期虧損轉變成營收向上發展,不可否認的陸客的購買力十分驚人,但是也只限於消費商品而已,可是馬英九卻將那些指標當成可以完全代表台灣經濟轉強的唯一指標,直到由盛轉衰後才發現一切都是黃梁一夢,真正殘酷的大環境衝擊而來,產業倒的倒,外移的外移,又將台灣打成原貌。

開放自由行的悲哀
旅遊業通常可以帶給國家一個龐大的稅收,且會來台灣消費的陸客大都有一定的財富才會來台灣觀光,可是顯明手快的陸資藉著港資進入台灣大買通路,比如旅行社、飯店、遊覽車等等,因為中國大陸雖然表面上開放陸客自由行,實際上真正能來台灣的都必須透過大陸少數旅行社的安排才能來台灣,這些消費通通又進入了陸資和港資的手中,請問台灣靠著這些陸客到底賺到啥?偏偏一堆政客在馬總統面前吹噓台灣經濟的轉向越來越好,實際上左手收錢右手欺瞞的功夫充斥在馬總統身邊。

為了改善旅遊的品質,馬總統可能會採取高財產限制的策略,不再無限制的開放自由行來台灣觀光,所謂的提高財產限制主要是避免低落的旅行團來台降低台灣的旅遊品質,再者這些旅行團來台根本是不消費的狀態,對台灣的經濟無半點幫助,而提高財產限制後一方面可以增加來台消費的大咖陸客,二來能提升台灣旅遊的品質增進台灣觀光業在國際上名聲的提升。

再來是人數的降低,自由行的人數限制是一天一千人為限,可是這幾年來每天來台的陸客根本不到七百人,試問有沒有全面開放有何意義,如果降低來台的人數更能精準的掌握到陸客的行蹤和消費的趨向,有助於專攻高級客戶的產業能或許更多的利潤,這樣國家收的稅也能提高。

和大陸談真正的經濟合作
根據馬總統即將採取的策略,可能這些其中也有老美的意思,就是和中國採取學習的態度,學習大陸如何對台灣的台資,台灣就如何對中國的陸資管控,台資在中國只能投資不能將所賺取的利潤轉回台灣使用,當然台灣也準備針對陸資在台的管控程度,畢竟馬總統反陸親美之下,民間的投資慾望如此低落,大陸的經濟發展也到了盡頭,就不需要無止盡的歡迎大陸來台投資,除非透過老美同意後才能來台投資,這方面金甫聰在美國交涉的也是經濟反制項目之一,畢竟大陸想用金融和經濟來擊垮台灣的技倆能提早防範,寧可台灣人民生活困苦,也不能讓中國利用貨幣來洗劫台灣的民生物資,這是老美一再強調馬英九必須要謹慎的地方,這些原由由釣魚台事件可以了解,中國為了顧及亞太安全和不可能和美國衝突下所採取的策略僅只而已,不管日本多囂張的購買釣魚台,台灣也日趨遠離中國的控制,雙方面的難題帶給中國新領導人新的考驗。

美國歐巴馬的連任代表的原來的策略得始延續,中國黨軍政領導的習近平上任能有的作為未知,台灣在馬英九後四年的領導不可能會給中國太多接近空間,而專門起衝突的民進黨這幾個月來也靜悄悄的,只爭對民間的環境做做樣子,政治的空間幾乎和馬英九一樣只對老美唯命是從。

馬英九總統後四年的政策和前四年政策絕對有很大的改觀,因為國民黨根本不怕民進黨過度親近大陸而有所改變黨的黨旨,光是台獨這樣的觀點民進黨解釋一百年也都洗不清,國民黨能掌控的大局太清楚了,馬英九這一年遠離中國的對談很明顯,許多國民黨笨大老還在拼命抱著中國的大腿,台灣夾在兩個大國之間,在民間或許有的血脈相連的同情處境,可是政治上絲毫不讓步的危機擺在檯面上,往後馬英九的策略一定會是依照老美指示來進行,大陸想從馬英就身邊拉取更多的資訊可能有一大半都是老美過濾後才會釋放的消息,要能真正的探究原意幾乎難上加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