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國拿台灣防堵中國的新思維 ●

評論   2012/9/17

孫家震

早期從蔣中正退守台灣開始就接受了老美防堵中國的思維,加上南韓和日本三地成立防禦島鏈,初期的防禦主旨就是防止中國共黨思維赤化全球,而二次大戰剛過全球都需要一段時間復元,所以那時候台灣能完全接受老美對抗中國不是沒有理由,可是經過了數十年載,中國走向經濟開放,思想也有所改觀,而多年來台灣成為美國的負債提款機,台灣許多的國營機構或是基礎水電力等等都有老美安插的影子,當然包括媒體和國民兩黨間的各大重要人物都受到老美的控制,這些年來台灣積極的向對岸頻頻同化,主要還是在於台灣和中國仍屬於同宗的關連。

美國在東南亞和東亞成立第一島鏈和第二島鏈,基於防止中國出太平洋的觀點,表面上和各個國家加強演練和軍售等,演練的目的當然是為了加強美軍和其他國家的配合度,而軍售說穿了就是剝奪人民血汗的回饋,因為販售的武器都屬於美國即將淘汰。再者每一次擴大演練的費用都要各個國家負擔,老美只負責派遣軍艦前往,剩下所有的開銷都必須由所有參加演練的國家分擔,就算有異議也只能啞巴吃黃蓮有苦自己吞。

台灣和日本、南韓的絕對不同點在於台灣和中國的親密度太高了,日本和南韓長期處於中國的友邦,除了文化交流和經濟交流外,始終還是屬於外邦的境界,不像台灣和中國的血緣如此相近,所以台灣的處境十分微妙。陳水扁當政時後完全繼承了蔣中正的思維,拒絕大陸也會去激怒大陸,而當初蔣中正退守台灣時候對國民的教育就屬於台獨思維的教育,因此陳水扁就認為老美的支持度對台灣才是有貢獻,也這樣使得整個東亞島鏈變的十分緊張且無任何建樹。

台灣和中國近幾年來走的如此頻繁又接近,看在老美的眼中是好也是壞,壞處是對台的所有軍售都必須慎選,因為流入中國的機率過高所以更不能授與高階武器,好處即是可以間接和緩整個島鏈的安全性,加上台灣依賴中國的經濟越高,老美可以藉由台灣作跳板大肆搜刮中國的勞務來填補美國本身的高負債。軍事上可以說是時常恐嚇中國,經濟上又希望中國能大肆出口廉價勞力造福全世界,而台灣夾在兩大國中間,這樣的是非之爭遠遠大於日本和韓國的處境,馬總統不能不慎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