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德國真遠?─ 從台灣的女性不想生小孩談起 ●

評論   2011/5/15

古廷熹  
婦女節當天發表的一份民調顯示,高達83%的台灣的女性不想生小孩,反映出台灣晚婚、少子化的現象將會愈來愈嚴重,不僅將使台灣的人口結構嚴重失衡,更將造成台灣人力資源的不足,削弱台灣的競爭力,台灣的產業將面臨空前的大挑戰。我們就以大學的經營為例。

「到德國真遠」是一句數年前就在台南市教育圈廣為流行的順口溜,意指台南地區五所第一波將因招不到學生而「關校大吉」的大學。從地理位置上來看,台灣到德國真的很遠;但就大學經營而言,「到〈稻江〉德〈原立德〉國〈興國〉真〈真理麻豆分校〉遠〈致遠〉」的倒校危機恐怕不遠?

台灣人口出生率從20年前的30餘萬人驟將到去年的17萬人不到。五年後台灣的大學生的供需將嚴重失衡,預估將短少五萬人,若不增加供給,恐至少將有十間以上的大學院校要「關校大吉」,20年後關校將達五分之二以上。就拿現況來講,前面提到的「到德國真遠」這五所學校中,有的目前在校的學生已不到900人,下〈六〉個月大四生畢業後,下學年恐怕將會少於400人,焉能不倒呢?而這種現象在技術大學〈學院〉中的嚴重性恐怕不下於「到德國真遠」,教育當局絕不能等閒視之。
 

另外一個更為嚴峻的教育問題,就是外籍配偶所生的子女人數,在台灣新生兒中所占的比率已高達五分之一以上,甚至值四分之一,而且有愈來越高的趨勢。究其於因,或緣於經濟因素,或因為思想、價值觀的問題,許多中產階級與菁英份子不敢、不願多生小孩。反觀絕大部分的外配家庭,都屬於經濟上較弱勢的家庭,可分配在小孩教育上的資源本已較少;復因與外配結婚多數是為了「傳宗接代」,生小孩人數遠較一般家庭來的多,少則兩人,多到三至四位。如此一來,他們分配到教育資源和一般家庭的小孩相比差距更大了;加上外籍媽媽,乃至於整個家庭能給予在教育上的幫助也不如一般家庭。

若任由這種現象不斷惡性循環,台灣的國民素質堪慮,國力堪憂。因此,如何讓這一群弱勢家庭的孩子都能與其他孩子站在同一起跑點上,更公平的享有教育資源,允為當急的教育問題;而「到德國真遠」的現象,以及它所衍生的社會問題,更是刻不容緩。

然而,遺憾的是,國、民兩黨似乎對此置若罔聞。2012年總統大選雙英對決底定,民進黨初選三強雖打的火熱,馬英九拼連任也沒閒著,然而聚焦都在經濟、政治、環保、兩岸方面,而關乎國民素質的教育問題,除了許信良的主張大膽開放陸生來台外,幾無人觸及。民進黨因前不久才配合大話新聞狠K馬英九的陸生政策,蘇貞昌、蔡英文避之唯恐不及;馬英九被罵怕了,你不提我又何必自找麻煩了,加上缺少媒體的推波助瀾,於是許信良的「開放陸生論」遂成空響。但是台灣的教育難道除了「霸凌」外,難道都沒有問題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