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大同與文化空同 ●

評論   2010/2/8

大同的觀念見諸禮記禮運篇大同章,但是大同不該是儒家的專利,因有異中求同的時空需要,採行此大同概念,對當時的社會作出回應的,不光祇是儒者。但因為他們將之視為凝聚思想的中心,並賣力地加以闡揚,是以大同觀成為儒家的代表思想之一,其實也是很公平的。

    大道之行,所描繪的大同社會是偏於淑世的,是屬政治實踐層面。依儒家見解,五帝之大道因禮而大行,由於儒家較急急於大同社會的實現,因此對體解大道的功夫下得不夠深。故在面對佛教教理的挑激時,遂不得不開展出宋明理學,而成為儒家第二期的發展形態。

    儒家所應體解的大道,該是對文化終極層面的探索,即瞭解如何達到終極融契-真、善、美、聖的合一。尤其知曉由終極融契所發展出的文化大同意涵。並確實理解唯有文化大同,方能形成大同社會,有了深厚的理論根基,大同社會也才能可大可久。

    文化大同的理念,是涵蓋了物質文化、社群文化、表達文化及文化文法的。文化大同,可以說是以該文化理念,貫串這三層級的。它乃是終極融契後的終極真實,是大道之行的大道,是超越並包容古今中外相異的道體思想。也是層層上升後最後的極致,其實文化大同之境,是不斷提昇不斷包容的。文化大同也描述了奮進超拔融契的過程,有其動態意義。面對當今人類共同的複雜難解問題,儒家第三期的發展,必須以要能廣大要能高、多元彈性地,來因應衝突性頗強的問題。尤其面對基督文明、伊斯蘭文明時,其在道體思想上的適應與創新,更是標榜儒家大同理念人士,無可逃避的責任。

    儒家第二期的發展,主要是在華語圈中進行的。其成功地吸納轉化了道、釋思想,豐富了上層思想的內容,確保了其主導思想的地位。有精研思想方法論的學者指出,儒釋道共具的方法,是和諧化的辯證觀。也就是說,面對未來更複雜更多元文化轉化階段的儒者,其挑戰較諸第二期所面對的,將嚴峻困難千百倍。

在文化的交流、融契上,不可能一廂情願地依然故我,於會通中不進行轉化的。試問強調二十一世紀將是中國人的世紀,或精確地說是中華思想的世紀者,內心是否作好會通轉化的準備。在趨勢上看,從孔子核心思想演化出的新道體,能否大化流行,端看其包容量及轉化力道了。

    空才能容,空間越大容物越多,若能無有涯際無量無邊,

則必能無所不包。套句佛家經常用語,心包太虛遍周沙界,道家也主張虛其心,期能致虛極守靜篤,以之推於天地通於萬物,唯空唯虛方能容物致同。淮南子氾論訓有反踵空同字眼,注解空同為戴勝極下之地;莊子在宥:黃帝聞廣成子在於空同之上故往見之。釋文:空同、司馬云、當北斗下山也。爾雅云、北載斗極為空同。由古辭,可知空同具有虛下容物

之義。

    而今吾人提出的文化空同理念,主要在強調由空方能致同,使能接納包容所有異質文化,不再申論大同小異,不再停滯於求同存異思維模式。希望藉此理念,超越同異界限,擴大文化包容量,增強文化融契力道。並對被繫連在儒家的大同理念,及由之推極而得的文化大同理念,覓得更超越的理論典型。且期待在面對文化會通轉化時,避免掉其他異文化者,無謂的防衛與困擾。故而願將文化大同理念,推高至文化空同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