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菊是獅子,還是狐狸?! ●

陳菊是獅子,還是狐狸?!
漫畫   2014/2/26

文:黃靖邦

陳菊是獅子,還是狐狸?!

常言「政治是高明的騙術」。馬基維利在他的「君王論」中,也比喻一個君王要有狐狸與獅子兼備性格,亦即要同時擁有獅子般的勇猛和狐狸般的狡猾,才能制人而不受制於人。從這次高雄市長陳菊在「刪預算」的攻防中,將這兩點發揮的淋漓盡致,五顆星市長可真不是浪得虛名!

本文不評論高雄市府會誰對誰錯,藍綠誰比較有道理,而是從行銷的戰略和戰術上來剖析陳菊市長的高明之處;並臚列藍綠雙方說法,扮演提供資訊的平台,由高雄市民自行做判斷。陳菊在戰略上,掌握先說先贏的原理,採取先發制人的策略。在戰術上,則剛柔並濟,悲情對選民,道歉博取同情,對藍營則攻擊再攻擊的兩面手法。陳菊採取的是高低同時出擊的手法。向選民道歉時親自出馬,用她擅長且慣用感性而悲淒的語調,泣訴經費被刪的無賴、對市政的嚴重影響,將選民拉向她這邊,將藍營打成共同的敵人,進而建構一個對抗藍營的堡壘,使自己不必獨立對抗藍營,而形成競爭優勢。對藍營攻擊時,則由子弟兵出馬,發動一連串的攻擊行動,先集體向國民黨高雄市黨部抗議,再直接攻擊陳菊的競爭對手楊秋興,利用媒體優勢,造成選民先入為止的印象,進而將藍營形塑成無理刪預算,阻礙市政建設的氛圍。

在刪預算的事件中,陳菊攻擊藍營的行動有如獅子般的勇猛,藍營只有招架的份;在避免受制於藍營的舉措又有如狐狸般的狡猾,藍營處處受制而反擊無功。陳菊不愧是搞社會運動出身,委實高明。有關刪預算,陳菊與藍營雙方的說法大致如下。今年,高市府編列的年度總預算是1千326億,高雄市議會刪減57億的歲入預算〈佔總預算的4.3%〉。陳菊說對於高雄市每一個行政區的建設都有影響,而即將舉辦的國際馬拉松大賽將面臨經費不足,有停辦之餘;且往後的文創活動,恐怕也將無法舉辦。

議會藍營則認為刪的都是該刪的,是為市民看緊荷包,是在保護市民的權益,他們說交通違規罰款收入編列15.8億太多,似乎有認為市民會不守法,有侮辱市民之嫌,且恐怕淪為為抓而抓,因此刪除了5億。他們也強調不能開源,當知節流,不能老是想賣祖產。為了保護高雄市年輕一代的市民權益,只准市府賣跟去年一樣多的39億。因此,超編的16.5億全刪掉。至於,平均地權基金所賺44億同意市府拿去花,但母金28億是市民棺材老本,不容市府拿去揮霍,也全數刪掉,以確保它可以繼續替市民賺錢。另外,南星計劃去年虛編收入近5.6億,已被市府全花掉了,但是至今一毛錢也沒收到,純屬虛偽造假,作帳以供支出,今年故伎重施,再編收入的近7.5億,當然不容偷渡而全刪掉。

而陳菊威脅可能停辦的國際馬拉松賽跑,議長許昆源強調,該項活動不僅向選手收取報名費用,加上體育署補助及民間團體、廠商贊助現金與物資,籌措的經費與物資已達4736萬元,辦該項活動已綽綽有餘。而且議會也已同意若有不足,可動用第二預備金,同樣的市府年度自辦及委辦活動經費編列高達4.5億,鑒於市府過去所辦的活動對民生、建設、市民權益實際效果,令人可疑,才刪了2.8億,若需要經市議會逐項目審查通過,亦准許市府動用第二預備金,但為避免貪污,帳目需公開,以昭公信。從以上市議會與陳菊兩造的說法,只要高雄市民夠智慧、能冷靜,排除藍綠對抗的思維,理性的思考。究竟市議會刪的是否有道理?刪了是否會影響市政推動?刪了是否活動就辦不成?刪預算是看緊市民血汗錢,還是意氣用事?真理、事實自然無可遮掩,而赤裸裸的呈現。拋開藍綠情緒、摒除個人好惡;不隨政客的魔棒起舞,不被媒體的報導左右,不受行銷的操作影響。全體市民做市議會的檢驗員,扮市政府的品管員,則議員黨團不再護航,市府官員不敢懈怠。如此一來,儘管狐狸多狡猾,獅子再勇猛,在高雄市民跟前只能俯首稱「僕」,高雄市也才能真正的進步,擺脫台南、桃園兩都,而超越台北、新北雙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