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分也能上大學,學生素質每況愈下 ●

候選人解剖台   2010/7/2

前年,稻江管理學院的最後一名錄取生,因為媒體不斷追逐,終於選擇不去註冊;去年,居然連7.69分都能上大學,這讓大家對於高等教育的發展開始產生懷疑。此外,後段班學校的招生幾乎都不足五成,甚至許多科系一個學生也招不到,教育部卻又開放讓他們自行招生,更讓人對於未來大學生的素質不敢有太高的期待。

更嚴重的,我們曾經看到科技大學的考試出現「1/2加1/3等於1/5」的現象,其他如國中基測作文中亂用成語,前情不接後語的狀況,更是讓人對於時下整體的教育素質感到憂心忡忡。

日前,我收到一位大學生準備到服務處來上班的履歷表,美工十分講究,但內文卻慘不忍睹,這讓我對時下大學生的素質又有了另外一番的認識,尤其再看到媒體上許多有關學生素質低落的新聞,更讓我不斷的思考:究竟我們的教育出現什麼問題?如果照這樣的趨勢發展下去,我們對於教育還能有什麼期待?

記得在昭順求學的階段,聯考是一種門檻,許多學生都必須通過這一個門檻,才能擠進大學窄門,但是現在的大學錄取率已經接近100%,這讓人不免對於整體的大學教育產生「劣幣驅逐良幣」的憂慮。

其實,現在國內每一年的博士班學生就超過三萬人,碩士班更高達十五萬人,而在大家一直追求高學歷的同時,這樣的數字還有往上攀升的可能性,因此常聽到人家說:「學士滿街走,碩士多如狗,博士還能抖一抖」,其實是相當傳神的點出目前的教育問題。

現在,想要找到不是大學畢業的人已經少之又少,但是在大家都具有高等學歷的同時,整體的大學生素質卻令人越來越擔心,就像之前天下雜誌將台灣目前的大學分成「台清交成」、「國立大學」、「私立大學」及「技術學院」等四個等級,就可以看到時下社會對於大學這一個名詞已經開始有了新的省思。

此外,更令人憂心的是大學生的失業率總是居高不下,而這跟進大學門檻大幅降低,各校又缺乏一個精確的淘汰機制有關。因此昭順認為,如果我們的大學教育要走向美國制度就應該制定一套嚴格的淘汰機制,至少可以避免整體素質的無限制滑落;再不然就要對大學本身進行嚴格的評鑑,讓辦學成績不好的學校有退場機制。或許這兩種方式都可能傷害到人,但是,教育如果只是迎人所好,那又有什麼意義呢?

                                                                                                                                                                                                                          黃昭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