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買水,不該是高雄人的宿命! ●

候選人解剖台   2010/6/30

無論是在高雄市,或是在高雄縣;不管在市區,或是在鄉間,處處都可看見林立的賣水店。

去(98)年3月的某一天,昭順經過高雄市苓雅區福安路,看到在一間賣水店前有三位鄉親排隊在買水,昭順特別趨前向他們問好,並聊了幾句,以下是他們的對話:

有位鄉親說:「高雄的自來水水質太硬,又有味道,全家人都嫌,不願意喝,不買行嗎?每月繳交水費給自來水公司,卻只能用來洗澡、洗衣服、澆花、拖地,還要再花錢買水喝,實在不甘願!」

另位鄉親接著說:「說到這,就滿肚子火,平平納稅金,高雄人喝的水,不要說不能跟台北的翡翠水庫的水比,連南化水庫的水都不如,實在祝怨嘆!」

此時,那位原本靜靜站在旁邊的鄉親,突然拉高了分貝,忿忿的說:「不說不氣,越說越氣,每次選舉,所有的市長候選人都開支票,保證要給我們高雄人好水喝,但是選舉一結束,一轉頭就忘的一乾二淨,攏是政客騙選票啦!」

第二位講話的鄉親「咦!」了一聲說:「自從高雄市升格以後,不管是官派,還是民選,好像歷任市長都不是高雄人,他們不是生在這裡,長在這邊,是不是因此無法與高雄人感同身受,不能以同理心來看待高雄人的苦呢?」

昭順主張喝乾淨好水是現代社會基本人權,但卻有半數以上的市民認為,高雄地區飲水品質因高屏溪水源汙染,取水及消毒過程被市民認為口感偏差,甚至有致病危險;也有近四成民眾則認為,配水管線維護不佳,因此不願、也不敢喝自來水。這是政府由中央到地方都應感到羞愧,必須深切檢討,立即改善的首要工作。

高屏溪橫跨高雄市、高雄縣與屏東縣三個縣市,河川的整治、水源的淨化、沿岸汙染的排除,牽涉到「跨域治理」的問題,有中央政府的職權,也有地方政府的責任。特別是過去八年來,中央與高、高、屏都是民進黨在執政,既無黨派利益的制肘,更無意識形態的問題,照理說溝通、協調應毫無困難,為什麼高雄人到今天還要自己再花錢買水喝呢?關鍵在於「有心無心,做與不做」的問題而已。

總之,昭順認為政府對不起大高雄鄉親,而買水,絕對不該是高雄人的宿命。

黃昭順